第三百七十四章 怎么会是你?(第五更,求月票)


  没了封山的术法控制,缠绕在沈落身上的泥土,随即纷纷剥落了下来。

  沈落重获自由,立即施展斜月步,与余馨拉开了距离。

  “你到底是谁?”他手中擎着鬼啸环,警惕问道。

  “沈道友,我不是你的敌人。”余馨开口轻叹了一声,随即摘下了黑色面纱。

  “你认得我?”沈落目光一凝,打量过去,旋即皱眉道。

  只见其除了一双眸子清亮动人之外,容貌实在平平无奇,他根本不记得在何处见过。

  “沈道友,你再看看,认不认得我?”余馨嘴角牵扯,苦笑了一声。

  说罢,她掌心亮起一片红光,在自己的脸颊上揉动捏弄起来。

  片刻之后,红光敛去,她缓缓放下了手。

  “谢雨欣,怎么会是你?”沈落再一看其容貌,更是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了。

  “比起这个,沈道友你是不是应该先称谢一二?”谢雨欣眉头微皱,嗔怪道。

  沈落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抱拳行礼,口中称谢了一声。

  “好了。上次在藏风谷你救了我一命,这次我又救了你,我们算是扯平了。”谢雨欣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说道。

  “先前我房间中的那张纸条,是你所留?”沈落想起一事,连忙问道。

  “不错。不过很显然,你不是个肯听人劝的家伙。本来打算今晚悄悄与你会面,告诉你些事情的。谁能想到那条真龙竟然这么耐不住性子,提前显露真身引雷驱云,唤醒了金蟾。”谢雨欣没有否认,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那些人不是你的同伴吗?”沈落心中越发疑惑。

  “那三人都是炼身坛的人,我也是离开白家后才加入的他们。”谢雨欣如此说道。

  “炼身坛?这是什么宗门,以前怎么从未听说过?”沈落思量片刻后,摇头道。

  谢雨欣闻言,略一迟疑道:“与寻常修仙宗门相比,这并不是一个上得了台面的宗门,我加入其中,也不是为了有所依仗。”

  “那你是为了什么?”沈落继续问道。

  “实不相瞒,我有一兄长,早年被奸人所害,如今神魂残缺,丹田尽毁,犹如活死人一般。这炼身坛宣称有独特法门,能够帮人重塑丹田,再辟法脉,所以我才加入其中,试图见到他们的圣主,从而获得这一法门。”谢雨欣目光转向一边,轻吐一口气,才解释道。

  “这么说来,你盗取白家降神秘术,也是为了救人?”沈落眉头微蹙道。

  “降神术中有一法门,能够滋养神魂。”谢雨欣没有否认。

  “原来如此。可既然你苦心为此,眼下出手救我,岂不前功尽弃?”沈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问道。

  “无妨,只要你速速离开此处,我自有办法将谎圆回来。”谢雨欣一边说着,掌心中已经亮起了红光,朝着自己脸上捏弄起来。

  片刻之后,她就重新恢复了之前的平庸面容,转而俯下身,开始在封山的脸上捏弄起来。

  等她停下动作站起来的时候,沈落才惊诧地发现,那封山的面容已经大改,竟赫然变得与他一模一样了。

  “这……”

  “这是捏骨易容之术,活人有气血流通,可以维持十个时辰不变化,死人不行,最多只能维持一刻钟,我得赶紧带它回去,晚了就没法用了。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谢雨欣说罢一抱拳,背起封山的尸体转身就欲离开。

  “实在抱歉,我不能走。”沈落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沈道友,碧眼金蟾虽然珍贵,可不比性命值钱,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道理不用我再说了吧。那童老一直对外宣称是凝魂初期修士,但实际上已经是凝魂中期修为了,你即便不肯放弃,也注定是一场徒劳。”谢雨欣闻言停步,转身看向他,劝说道。

  “实不相瞒,我来找金蟾就是为续命,所以那金蟾还真就和性命一样值钱。另外,那真龙名叫敖弘,是东海龙宫九太子,也算是我的一个朋友,我得救他。”沈落叹了口气,说道。

  “他是龙宫太子?不可能,若是龙宫太子,怎会一个随从都不带,孤身一人来这里?”谢雨欣惊讶的说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管他是什么吧,总之是我的朋友,我就不能眼睁睁看着他送了性命。”沈落说道,其实他自己确实也不知道如何定义自己与敖弘之间的关系。

  谢雨欣闻言,沉默良久,没有说话。

  “谢道友,我知你有难处,所以不强求你帮忙,只是希望你能躲开这场是非。”沈落见状,劝说道。

  “救人的话,可得好好想想……”谢雨欣将封山尸体扔在脚边,一手抚在唇边,思量了片刻,说道。

  ……

  月牙湖畔,童贯大马金刀地坐在一块石头上,身前插着那支卷起来的黑色大旗。

  他单手掐诀,口中轻声吟诵了一句,随即抬手一挥。

  一道乌光从其掌心飞过,扫落在那黑色大旗上,旗面随即“哗”地一下,舒展了开来。

  童贯目光一扫,落在旗面正中位置,那里仿佛金丝织绣,出现了一条张牙舞爪,活灵活现的金色真龙。

  他再手掌一挥,黑色大旗上乌光涌动,那金龙四周便有一道黑色漩涡凭空浮现,龙头便也好似从一个黑漆漆地大洞里探了出来。

  只是乌光不过亮了片刻,那黑色漩涡也只容一颗龙头探了出来,就再次凝固。

  龙头之上光芒一敛,重新化作了人形。

  “前辈,需要晚辈做些什么,才能放我自由?”敖弘开口问道。

  童贯见状,眼中闪过一抹意外神色,说道:“这种状况下,不是该惊慌求饶么,竟然还能这么平静与我谈条件?”

  “我想前辈应该也更愿意听我的条件,而不是聒噪求饶吧?”敖弘不紧不慢的说道。

  “哈哈,不错。说说吧,你觉得自己的性命值多少钱?”童贯朗笑一声,问道。

  “既然主动权在前辈手上,还是前辈开个价吧,不管是法宝器物,还是灵药仙材,亦或是仙玉,只要前辈开口,晚辈都会尽量满足。”敖弘继续说道。

  “能有如此临危不惧的气态,看样子你绝不可能是什么溪水井底龙宫之流,多半就是来自那座东海龙宫了?”童贯神色逐渐变得凝重,斟词酌句的说道。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三百七十四章 怎么会是你?(第五更,求月票)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