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离家远行(第三更)


  当初,他在方寸山上看到的,可不止是《仙灵百草》一部古书,更看到过一名方寸山弟子的出行游记,其中可就记载了诸如肉芝马和千年灵乳等天地灵材之物的现世过程。

  “按照游记中的年号推算,现如今那些东西应该还都藏在原地,不为外人所知,若是能够先行一步找到,岂不是不费丝毫力气,就能解了当下的燃眉之急?”沈落心中暗想着,有些激动地从药桶中站了起来。

  他其身后,随手一挥就将身上水液吸走,穿上干净衣衫后,坐回了桌前,取来笔墨开始在纸上书写起来。

  不一会儿,纸上就多了一列名目,肉芝马,千年灵乳,雷刃,南丘雪莲,碧眼金蟾……

  “肉芝马我记得是出现在东胜神洲的潭稽山,距离大唐实在太远,两三年时间赶路都未必能到……”沈落喃喃自语着,在其上画了一个叉。

  千年灵乳倒是在大唐境内,并且就在临近长安城的达州境内,只是此物距离游记中所说的发现时间尚有三百年,眼下年份还不足千年,不知功效如何。

  南丘雪莲位于北方极寒之地,虽然同在南瞻部洲,但是也已经出了大唐境内,同样过于遥远,不适宜前往。

  ……

  沈落一个个看了下去,排除了不少选项,目光最后便落在了千年灵乳和碧眼金蟾上。

  这两者前一个在达州,后一个在禹州,位置刚好就是他梦中刚刚去过的东海湾,沈落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不知该先去哪一个。

  从游记所述内容上看,相比碧眼金蟾,千年灵乳的获取更为容易,只是其年份暂时不足,功效到底有多少,沈落心里没底。

  而碧眼金蟾则不同,游记中对其功效大为赞赏,称其虽是水裔,却为月宫玉蟾的血脉后代,服之对于精修水法之人裨益尤甚,能助其法力暴涨,修为精进。

  不过,此物生性谨慎,寻常之人想要发现尚且不易,而想要捕捉就更加困难了。

  游记中记载捕捉此物的,乃是一名大乘期的云游道人,这名方寸山弟子似乎与其关系颇好,对其如何发现金蟾,又是如何引诱捕捉金蟾的记录颇为具体详实,言语间也比平时多了些幽默调侃,沈落当时看到有趣处,也不免会心一笑。

  思量再三后,沈落还是决定先去禹州,寻碧眼金蟾。

  他打定主意之后,倒也没急着启程,而是闷在自己房间里闭关了数日,他要为离家远行做些准备。

  七日之后,沈落终于走出了房门,主动去书房找了父亲沈元阁。

  沈元阁见沈落手里捧着厚厚一沓宣纸,脸上颜色已经恢复如常,连日来一直紧皱着的眉头终于松弛了下来。

  “落儿,你没事了吧?”沈元阁站起身,迎了上来。

  “孩儿有愧,让父亲忧心,我已无大碍了。”沈落有些歉意道。

  “说什么傻话,为父只叹无法为你分担更多,这些年让你一个人过的太苦了。”沈元阁说着,眼眶不觉间微微有些湿润了。

  沈落见状,抬起一手,拍了拍父亲肩膀,引着他在案几后坐下。

  “孩儿踏上这修道之路,无法侍奉左右,心中已是愧疚难当了。接下来又要远行他方,今日便是来辞行的。”沈落看向沈元阁微霜的鬓发,有些愧疚道。

  沈元阁虽然早就知道沈落不会在家中久留,可当他提出来要离开时,心中仍是涌起浓浓的不舍,只是脸上仍然挂着笑意。

  “好男儿志在四方,落儿你有远大志向,是咱们沈家的福气。只是不知这次要走多久,什么时候能在回来?”他不愿拖沈落的后腿,一番鼓励之后,却仍是忍不住问道。

  沈落闻言,也沉默了下来,这次离家的状况和当年上春秋观其实没多少区别,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一走,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落儿,怎么了?”沈元阁见沈落半天不言语,问道。

  “没什么,只是这次离家太远,先要启程去趟禹州,之后又要转向北上去达州,至于什么时候能回来,还不好说。”沈落笑着挠了挠头,说道。

  “要走这么远?路上没钱可不行,我去柜上给你多支些银两出来。”沈元阁说着,就要站起身出去。

  “这个先不忙,我来找您,是有些事情要交代。”沈落忙摆了摆手,说道。

  沈元阁见他神情郑重,便又坐了回去。

  只见沈落将他手里那叠宣纸整理了一下,很快分成了薄厚不同的三份,摆在了沈元阁的身前。

  “这是?”沈元阁诧异道。

  “这些年我游历在外,虽然算不上博览群书,倒也看了些流传古远的股本善本古书,其中有些医书让我获益匪浅,这沓纸上是我从中抄录的一些已经失传的验方,咱们药铺日后可以制成药丸和汤剂,也算是咱们的秘方流传下来。”沈落指着左边一沓宣纸,说道。

  这上面的验方,大多数都来源于他在方寸山上,阅读过的那部失传医典《金匮》。

  沈元阁闻言,眼眸顿时一亮,连忙接过那叠宣纸,细细打量起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越是往后翻去,脸上喜色越盛。

  沈落见此,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只是静静看着,没有出言打扰。

  “落儿,这些经方为父大多只在古籍上见过名目,许多已经失传数百年了,你这是从何处找到的?”沈元阁有些激动道。

  “先不管这个,我还有些别的事情交代。”沈落按下父亲的手,说道。

  沈元阁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随即笑了笑,将那些经方纸张小心放在了一旁。

  “这两叠纸上,记载了我学到的两门基础功法,一个名为《小化阳功》,另一个名为《青田培元功》,以后就留在家中,供族内子弟修习。”沈落开口说道。

  这两部功法,一个是春秋观基础功法,一个是在方寸山所得,后者沈落没有修习过,只是看过之后,也将其内容都记了下来。

  听闻此言,沈元阁先是一阵惊愕,随即压低声音问道:“这难道是修仙的秘籍?”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三百六十七章 离家远行(第三更)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