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佛光神迹


  沈落身上虽然还有不少青霜符纸,只是用来绘制落雷符尚且有些捉襟见肘,眼下自然不能分出来绘制清风破障符了。

  而神行甲马符虽然对符纸没有什么明确要求,其所需的符墨却有些特殊,当中不能少了一种叫做“地星草”的灵材。

  这东西沈落以前在录宝堂见过,不算什么太过珍贵的灵草,可他当时并不知道有什么用处,所以并未购买,眼下在这春华县城,却肯定是买不到的。

  稍作筛选之后,沈落就发现,自己当下能够尝试绘制的,也就只有那张过山符了。

  沈落准备停当之后,就开始绘制起了过山符。

  此符与他往日所画的其他符箓相比,品秩更低,难度也更小。

  他才堪堪练习了短短十日过后,符箓就已经初具神气了。

  这一日上午,沈落打坐修炼完后,本打算继续练习符箓,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始,就被一阵敲门声打断。

  他打开房门,发现聂彩珠正带着婢女小春站在檐下。

  “聂姑娘,是有何事?”沈落露出一抹笑意,开口问道。

  聂彩珠面露犹疑之色,似乎有些难以开口。

  “姑……公子,我家小姐想去圆珠寺进香,想问问你能不能护送一程。”小春一个“姑爷”差点脱口而出,连忙改口道。

  说完,有些歉意地冲自家小姐吐了吐舌头。

  “表哥,你若是在忙,那就不用了,倒也无妨。”聂彩珠说道。

  “不忙,不忙,我陪你们去一趟。”沈落闻言,立即摇了摇头,说道。

  沈落恍然惊觉,自己这段时日以来只顾着修炼,倒是忘记了家中还有个千里迢迢来寻自己的未婚妻,心中不觉有些愧疚。

  “那就有劳了。”聂彩珠欠了欠身,说道。

  三人旋即出了府门,驾着马车出城,往圆珠寺而去。

  经过了上一次的骚乱后,春华县城外明显增加了守备的士卒,治安也恢复了正常。

  前往圆珠寺进香的百姓,也重新多了起来。

  沈落一行人出发较晚,等赶到圆珠寺的时候,已经过了香客争抢头柱香的时间,寺庙内已经陆陆续续有人离开了。

  聂彩珠带着小春进殿烧香,沈落出身春秋观,份属道统,不便入殿参拜,便一人在寺中游走赏景,等候她们。

  圆珠寺建立多年,几经修葺,与沈落记忆里的模样已经大相径庭,他上次虽然来过一次,却是为了救人,根本没有注意寺院的变化。

  周围的建筑和围墙都是明黄色,墙头上还有积雪未消,墙面上则多写着佛家的六字真言,耳边不时传来僧人的诵经声,空气中也弥漫淡淡的香火气味。

  沈落行走其间,也倍感静谧和安详。

  “出现了,又出现了……”

  “佛光,快看那边,是佛光啊……”

  ……

  就在这时,一阵阵嘈杂声响,忽然从寺庙各处传出。

  沈落不明所以,连忙跑回大雄宝殿前的广场,就看到许多僧人陆陆续续从大殿各处走了出来,一个个双手合十,口诵佛号,对着高空礼拜。

  他循着众人礼拜的方向望去,就看到寺院后方的天空中,亮着一片淡淡的紫色光芒,将上方的云彩都晕染成了紫色,看着当真便如宝光一般。

  这时,聂彩珠和小春也从殿内出来,看着半空中的神奇景象,合十参拜。

  沈落看着那光芒,鼻头却突然皱了皱,在空气中嗅到了一丝不太寻常的奇异香味。

  此味道混杂在寺院香火气中,并不如何突出,但沈落却在嗅到的瞬间,感到识海中出现了轻微的迷幻,不过并不难受,反而觉得颇为舒适。

  沈落目光转向其他人,见他们脸上也都是一副舒爽神情,便更觉得有些奇怪。

  可就在他循着香气飘来的味道,向着寺院后院追寻而去,穿过了几条回廊,来到了观音殿附近时,那奇异香味却突然消散了。

  沈落正奇怪间,抬头一看,寺院上方的紫色宝光,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眉头微蹙,又在四周仔细探查了一遍,却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只得返回了那边广场。

  广场上的僧人已经各自回了大殿,倒是还有些香客意犹未尽,神采飞扬地谈论着方才短暂出现的“神迹”。

  “表哥,你方才去哪里了?可有看到佛光神迹?”聂彩珠见沈落返回,迎了上来,俏脸上还带着些许兴奋。

  “佛光神迹?你是说方才天上的那团紫光?”沈落问道。

  “是啊!那可是圆珠寺独有的神迹,听说十几年才会出现一次。我来了这么长时间,都未曾见过,没想到这次与你同行,竟然会这么幸运,能够得见。”聂彩珠眉眼间尽是喜悦神色,显然对此很是在意。

  “公子,看来你也是有佛缘的人呢。”小春也在一旁欣喜道。

  沈落对于佛光一事心存疑虑,但不愿坏了聂彩珠的心情,便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表妹,你为何会笃信佛教?”三人往外走时,沈落忽然问道。

  “娘亲她信佛,自幼教我佛教导人向善,教我因果报应,我也觉得心中有些笃信之事,不是什么坏事。”聂彩珠笑道。

  “如此说来,倒也不错。”沈落点了点头道。

  言毕,三人便乘车返回了县城。

  ……

  沈落一行回到沈府,远远地就看到院门外,停放着三架装饰华贵的马车,旁边还都驻守着两名身着黑衣,腰悬佩刀的青年男子。

  “这是怎么回事?”沈落心中暗道一声,当先跳下了马车。

  门口处,福伯正搓着手,一脸焦急地向着这边张望着。

  “大公子,你可算回来了。”福伯一看到沈落,立马迎了上来。

  “福伯,出了什么事?”沈落皱眉道。

  福伯看了一眼正被小春扶着从马车上下来的聂彩珠,说道:“是聂家的人,追着聂小姐找了过来。”

  “福伯,可是我父亲来了?”聂彩珠闻言,面色微微一变,走上前来问道。

  “听他们说,是你的叔父,不过也还有其他人。”福伯答道。

  “走吧,去看看再说。”沈落看着聂彩珠,说道。

  “好。”后者点了点头,两人随即并肩朝府内走去。

  灰袍人对面站着一个长着牛头的鬼物,二者怒目而视。

  小摊的后面则站在一个身穿黑袍的老鬼,脸色略有些尴尬,但眼神深处透出丝丝贪婪。

  “店主,此物我出八块灵玉。”牛头鬼物转身对摊主道。

  “你……好!我出九块!”灰袍人眼中怒火一闪,却又强行压下,冷声道。

  “十块!”牛头鬼物丝毫不让。

  “十二块仙玉!”灰袍人影立刻道,似乎志在必得。

  两者你争我夺,价钱转眼竟生生飙升至二十块仙玉以上。

  沈落听到这里,不禁对二者争夺之物产生了一些好奇,什么东西竟然能卖到二十块仙玉,朝摊位上望去,表情为之一怔。

  二者手边摆着一块拳头大小,灰乎乎的石头,看起来没有任何特异之处,就好像寻常的石块一般。

  不过有他的竹筒前例摆在那里,他也不敢小看这块石头,细细查看起来。

  另一边,灰袍人和那牛头鬼物还在继续竞争。

  “二十五块仙玉!”灰袍人缓缓说道。

  “我出二十六块!”牛头鬼物不复之前的随意,似乎财力达到了极限,迟疑了一下后才说道。

  “三十!”灰袍人似乎看出牛头鬼物的犹豫,一下加了四块仙玉,想要将对方彻底压下去。

  “哼!跟我横?那好,我出四十块仙玉,你只要能超过这个数,我扭头就走。”哪知牛头鬼物牛眼一瞪,似乎牛脾气发作,怒道。

  灰袍之人这下没在开口,有些踌躇起来。

  “怎么,你拿不出来吗?那此物就属于我了。”牛头鬼物看挤兑住了对方,哈哈笑道,取出一个小袋子仍在那摊位之上,然后伸手去拿那块石头。

  “等一下,谁说我没有!”灰袍之人喝道,抬手拦住了牛头鬼物的手,取出一个小布包展开,里面也是一块块仙玉。

  “你这里只有三十二块仙玉吧。”牛头鬼物扫了布包一眼,不屑的说道。

  “仙玉虽然不够,不过我可以以物相抵,这张影兵符是我刚刚买的,一次也没有用过,抵偿八块仙玉绰绰有余。”灰袍之人哼了一声,翻手取出一张灰黑色的符箓,上面绘制着一个士兵图案。

  “抱歉,小老儿见识浅薄,辨识不精,不接受以物易物。”摊主黑袍老鬼急忙摆手,同时有一根干枯的手指,指了指小摊旁边一个木板,上面写着“只收仙玉”四个大字。

  灰袍之人愣在那里,搓了搓手,神情大急。

  “诸位道友,这枚影兵符,在下刚刚花了十二块仙玉买来的,现在只要九块仙玉,可有人愿意购买?”灰袍人豁然转身,望向周围看热闹的人,扬声喊道。

  可惜,周围静悄悄的,没有鬼物接口。

  “这张烈火符,同样只要九块仙玉。”灰袍人再次取出一张符箓,喊道。

  围观的鬼物彼此相望,仍然没有谁出声。

  “喂,你别在这拖延时间了,仙玉不够便是不够,你花一个时辰去筹钱,难道我就要在这里等你一个时辰不成?大家可都是很忙的。”牛头鬼物哼道。

  灰袍人目光一沉,正要说说什么,突然看到了站在外面的沈落,眼睛一亮。

  “田道友,不知能否相助我一二,稍后定有回报。”此人迟疑了一下,仍旧走了过来,拱手道。

  “回报倒是不必,你我来自同一地方,理应互相帮助。”沈落摆了摆手,取出九块仙玉递了过去。

  灰袍人眸中闪过一丝感激,谢了一声,接过仙玉放在小摊上,黑袍老鬼望着面前的仙玉,干瘪的脸上已抑不住喜色。

  “你说的,我只要拿出超过四十块仙玉,此物便归我。”灰袍人瞥了牛头鬼物一眼,拿过了那块石头。

  牛头鬼物怒视灰袍人,却也没有阻止,哼了一声,拿回自己的仙玉,转身大步离去。

  附近的鬼物们看到没有没有热闹可看,纷纷散去,那黑袍老鬼不知是怕灰袍人反悔还是什么,飞快收起了摊位,混入人群不见了踪影。

  不过不少鬼物离开前,还有意无意瞅着灰袍人,还有其手中的那块灰石,神情复杂。

  四十一块仙玉,已经能够买一件中品法器了,如今却买了这么一块灰石,也不知究竟有什么用。

  灰袍人将石块收起,向沈落略一示意,快步朝那些商铺方向行去。

  沈落会意,快步跟了上去。

  二人混进了商铺周围的人流,各处商铺内左穿右插,确保甩掉了所有注意的人后,才在一处无人的小巷内停下。

  “多谢道友刚刚相助,不知那九块仙玉,道友是想用符箓抵偿,还是我去将符箓卖掉,还道友仙玉?”灰袍人再次向沈落致谢,同时取出那两张符箓,问道。

  “这两张符箓虽然不错,不过在下并不需要,道友稍后将其换成仙玉给我吧。”沈落说道。

  “好。”灰袍之人立刻点头。

  经此一事,二人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那块石头,不知是何宝物?竟然值得道友不惜重金也要购入。”沈落犹豫了一下,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问道。

  灰袍之人看了沈落一眼,眼神有些迟疑。

  “我就随便问问,道友如果觉得为难,就当我没有开口。”沈落见此笑了笑,说道。

  “倒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而且若非阁下相助,此物我也没法得手,为道友解惑乃是理所当然之事。”灰袍之人轻吐一口气,目光变得轻松,语气轻快的说道。

  “这物名为无影玉,乃是产自鬼界的一件难得异宝,可谓有价无市,我正好急需。”他话头略微一顿,很快便继续说道,同时取出那块灰石,靠近地面。

  沈落面露出惊奇之色,嘴里惊咦了一声。

  山谷各处灯火通明,这个小巷内也有光线照射而来,但那块石头下方,却没有一点影子。

  “还真的没有影子,不过只是光照无影,似乎算不得什么异宝,此物应该还有别的神通吧?”他很快收起了惊奇的神情,问道。



书友们:大家好,支付宝发抗疫红包了,最低2元,最高999元,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KZwnnRf83cv然后点击 激活医保码得红包 就可以领取了!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二百九十章 佛光神迹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