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另有其人


此刻地面那层寒霜飞快融化消退,那两具僵尸僧人也恢复了行动,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却没有扑上来,呆立在了原地。

    “马面前辈,这两个和尚是怎么回事?之前我完全没有感觉到他们身上的阴气。”沈落问道。

    “这是阴心尸,鬼物将人杀死后,将阴气注入其心脏内,若不引发阴气,尸体则和常人无异,只需引发阴气,尸体便会尸变,化为僵尸。只是此类阴心尸因为体内阴气较少,实力并不强。”勾魂马面挥动手中黑笔,虚空连点两下。

    砰砰!

    两个和尚胸口炸开两个血洞,心脏碎裂,再次倒在上地上,彻底不动了。

    两人接下来也没有在寺院内多待,很快离开。

    “这次辛苦你了,先回去好好休息,之后有需要时,我会再叫你出来。”柳公桥上,勾魂马面对沈落说了一声,身影一晃消失,走得颇为匆忙。

    “要是还像今日这般玩命,我可得掂量掂量了。”沈落耸了耸肩,自言自语了一声,但一想到那即将到到手的三十仙玉,还是忍不住窃喜不已,觉得之前的冒险都是值得的。

    他一路往东疾行,很快入城并返回了白府。

    此时刚刚过了子时,但沈落只觉整个人疲惫不堪,便没有立刻去缴纳任务,径直返回了自己的住处,略微休整了一下,便坐进了木桶内,闭目运起无名法诀,恢复起来。

    一夜时间转眼过去。

    沈落起了个大早,精神饱满地走出自己的小院,来到白府账房。

    今日前来交还任务的人比前日更少,大部分都是任务比较棘手,短时间内无法完成,而像沈落这样基本一天时间就能完成一桩任务的,实在是少数。

    所以当下围在这里的,其实大部分都是前来看热闹的。

    “你们听说没有,昨天夜里,林杜两家又组织了不少人去那柳公桥,这次双方都有辟谷期修士带队,杜家的蓝冰手齐源也去了,结果你们猜怎么着?”其中一个看起来有些机灵的青年,突然冲另几人说道,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这下那鬼物怕是要伏诛了吧?”

    “我看未必,据说那只潜伏寺中的吊死鬼狡猾得很,若是去的人太多根本不露面,然后专挑落单的下手!”

    “这鬼物就这点伎俩,那两家有了前车之鉴,此番再去应该备了什么手段了吧!”

    “嘿嘿,这吊死鬼啊,的确是被干掉了,不过却并非他们所为,而是另有其人。”机灵青年神秘兮兮地说道。

    “什么,真的假的?”

    “蓝冰手亲口说的还能有假!据说他们是在那座荒寺里找到了鬼物被灭所残留的痕迹,此外,按其估计,灭杀那鬼物的手段干净利落,很可能只是一人所为!”机灵少年如此说道。

    “能如此轻易灭杀此獠,难道是辟谷后期大修士所为?”

    “这方圆百里辟谷后期修士就那么几个,且都是成名已久的人物,应该不会出来接这种任务了吧?”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沈落已走到任务桌前,从袖袍中取出那半块白色锦帕,放在了桌上。

    此时,桌子后面只坐着一名白家管事,此时也正侧着脑袋津津有味地听着那机灵青年公布的信息,一时之间也没注意面前的沈落。

    “劳驾,柳公桥任务完成。”沈落清了清嗓子,冲那管事说了一声。

    “哦,交任务是吧……”那管事还没从青年的故事里抽出思绪,随意拿起那半块锦帕,随意说道。

    只是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面色顿时一变,惊声叫道:

    “你说什么?柳公桥任务?”

    “没错。”沈落点点头。

    那白家管事看了看手中的半块锦帕,又抬头看看沈落,满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桌子附近的人群也为之一静,目光齐刷刷地看向沈落,这一幕也迅速引起了其他人注意,那些人也停止喧闹,纷纷低声询问发生了何事。

    不过几个呼吸后,账房内便陷入了一片沉默。

    所有人都目光复杂的望向了沈落,尤其是前些日子出言讥讽过沈落的人,此刻皆是觉得怎么都难以接受。

    难道真是沈落完成了这个难度颇大的任务?

    若是放在不久之前,或许还不会有人相信会有人单枪匹马的灭杀一只修为可能达到辟谷中期的鬼物,但有了那机灵少年的一番言辞,却令他们不敢轻易下结论了。

    尤其是看到沈落交出的那半块锦帕之上散发的浓郁阴气,当场便有几人信了。

    “你们可以派人去核实,有结果后将报酬送我住处便可。”沈落皱了皱眉,对桌后呆若木鸡的管事说了一声,然后不等回应,便转身快步离去。

    直至沈落走远,众人才反应过来,如炸开了锅一般,一片哗然。

    沈落没有理会账房里众人的反应,也没有返回自己住处,而是直接去了一趟录宝堂,采购了一大批绘制小雷符的材料,这才返回了小院。

    此符虽然威力十分有限,但胜在材料便宜,对法力要求也极低,临阵对敌时只要数量够多,威力也是不俗。

    他眼下有空暇时间,自然要多准备一些,以备不时之需了。

    转眼间,五天过去了。

    在此期间,除了白家管事送来柳公桥任务奖励时沈落开了一次门外,其余时间便待在房内闭门不出,算是渡过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时光。

    木桶之中,沈落闭目盘膝而坐,手中掐诀不放,周身蓝光隐隐,比之前又明亮了一分的样子。

    突然他眉梢一动,睁开眼睛,从怀中取出那面传讯法牌,上面显现出一行小字。

    “午夜时分,乌岩村。”

    “乌岩村,也是榜单上的,看来又可以捞上一笔了!”沈落喃喃自语了一声,身形从水桶内一跃而出。

    他换了一身干净衣衫,又将所有符箓全都戴上后,便离开屋子快步朝白家大门口走去,当即出城朝乌岩村而去。

    当两天后沈落从城外返回之时,一并带回的还有一只沾着血迹的古旧皮盔,再次引得白家众人哗然一片。

    之后他便保持着这样的方式,马面一有召唤,他便前往相助,没有任务时便回到自己的小院内修炼画符。



书友们:大家好,支付宝发抗疫红包了,最低2元,最高999元,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KZwnnRf83cv然后点击 激活医保码得红包 就可以领取了!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二百四十七章 另有其人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