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三章 隐情


    “我都没有动用法力,竟然还是被发现了,这家伙修为看着不高,竟然如此警惕,反应还如此果断。”卢鹰望着空荡荡的街道,有些意外道。

    “可惜了……若是能将那飞遁符夺到手,可是大功一件啊。”卢鹰叹息道。

    ……

    另一边,沈落带着白霄云,飞落在了白家不远处的一处空旷街角。

    “怎么了,沈大哥?”白霄云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也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方才我察觉到,巷子暗处有一丝杀意,隐藏得很是巧妙。”沈落沉吟片刻,说道。

    “是冲着我来的,还是冲着飞遁符来的?”白霄云心中一惊,问道。

    “当然是飞遁符了,不过也没什么差别,那人既然敢夺符,就必定是抱着杀人越货的心思。”沈落说道。

    “在这建邺城里,谁敢动这心思?”白霄云疑惑道。

    “只要利益的诱惑足够,什么样的人都敢起杀人的心思。不过我猜测,很可能是林家或者杜家的人。”沈落皱眉道。

    白霄云一听此言,再一思量,蓦然惊悚道:“沈大哥,你是说这次他们出言激我拿出飞遁符,本就是个圈套?”

    “那倒不至于,他们压根儿也没想到,你真的能拿的出飞遁符,估计也是临时起意的罢了。”沈落笑了笑,说道。

    “沈大哥,我也觉得奇怪,父亲为何会准许你带飞遁符出来?”白霄云转念一想,又问道。

    “答案当然是,这符箓根本就不是飞遁符。”沈落取出飞行符,晃了晃说道。

    “什么?”白霄云眼睛睁得滚圆,惊讶不已。

    “这叫飞行符,品阶上不如飞遁符,可也是我的宝贝,这两次使用,已经消耗了不少灵气了,你说说,该怎么办?”沈落挑眉问道。

    “这个好说,林壁秋那家伙不是还欠咱们十五枚仙玉么,等拿到手了,我一枚不要,全都给你不就好了。”白霄云洒然一笑,说道。

    “那可不行,要是没有你这档子事作饵,可钓不来这么多大鱼。仙玉咱们五五开,一人分得一半。”沈落摆了摆手,说道。

    “沈大哥,我知道为何我哥能拿你当朋友了。”白霄云上下打量着沈落,自顾点头说道。

    “为何?”这回换沈落有些奇怪了。

    “因为你厚道啊,哈哈……”白霄云大声笑道。

    沈落闻言,也露出了几分笑意。

    只是笑过之后,他的神色又严肃了几分,开口说道:“霄云,修行一事上,你还是应该重拾起来,莫要如此荒废下去了。”

    “我又何尝不想修炼?只是幼时被一名家族仇敌的鬼修暗害,若不是哥哥拼死护着,我连命都丢了,最终还是阴煞入体,坏了根基,修行已经无望了。”白霄云神色一黯,眉头紧拧在一起,说道。

    沈落目光微闪,终于有些明白,为何在春秋观时,白霄天会对他另眼相待了。想来是自己与白霄云在修行一事上有着类似的境遇,但自己却从没有放弃。

    “还好,家里还有哥哥在,他的天赋资质卓绝,我这个做弟弟的,好好仰望他就是了。”白霄云脸上露出些许释然神色,说道。

    “你有没有想过,你哥其实不希望你就这么认命放弃,而是更希望看到你继续修行呢?”沈落开口问道。

    “再怎么修行,也只是一个笑话,何必呢?”白霄云苦笑道。

    “霄云,我要是跟你说,两年多前我还是一个法性未通,随时有可能丢了性命的可怜虫,你信不信?”沈落略一犹豫,说道。

    白霄云闻言,眼中闪过疑惑神色,看向沈落。

    沈落沉默了片刻,才将自己当年受阴气侵袭,艰难在春秋观求生的经历,慢慢讲给了白霄云听,只是关于无名天书以及玉枕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全都被他隐去不表。

    白霄云则一直安静的听着,只是眼中神色变得越来越复杂起来,半晌后,他长长出了一口气,神情有些凝重的问道:“沈大哥,我真的很难想象,那些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其实当你专注于活下去这个目标的时候,就很难去在意过程是否艰辛了,因为你别无选择。”沈落一字一句的说道。

    “当年出了事情之后,我其实并未放弃,只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我的修行却毫无起色,眼看着与哥哥的距离越拉越远,我终究还是放弃了,想着天塌下来总有父亲和哥哥顶着,他们顶不住,不是还有老祖顶着么,真的是……太傻了。”白霄云沉吟片刻,说道。

    “与你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有些事情不管再怎么艰难,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成功,就要付出一万倍的努力。千万不要轻言放弃,你也不想永远当个别人眼中的纨绔子弟吧?”沈落神情微敛,继续说道。

    “我明白了。”白霄云眼中亮起一抹神采,说道。

    似乎在他心底深处,已经奄奄一息的某团小火苗,又重新被点燃了起来。

    “林壁秋和杜安两个人,你觉得如何?”沈落忽然话锋一转,问道。

    “林家一直不服我们白家,林壁秋也是如此,总想着要压我一头,所以处处针对我。杜安算是他半个跟班儿,平日里摇旗呐喊的事没少做……”

    沈落听着他的描述,眉头不禁微微蹙了起来。

    “不过林壁秋是坏在明处,背地里的阴狠心思倒不多,反倒是那杜安,看似只是林壁秋的走狗,但实际上很多恶心人的点子,都是他出的。我与林壁秋几次冲突,也都是他在一旁拱火所致,所以真论起来,我更防备他一些。”白霄云又说道。

    “你看得倒也透彻。”沈落见状,赞许地点了点头。

    “沈大哥,我只是荒于修行,又不是不动脑子。”白霄云无奈道。

    “如今世道远没有你眼中看到的那般安稳,事实上许多乱像已现踪迹,建邺城里不安稳,你们白家作为驱魔世家,恐怕同样也在这场漩涡的浪潮中。白霄天不在身边,你自己也要更小心些。”沈落说道。

    “沈大哥,其实我还是有些奇怪,先前我和你相处得并不算愉快,你为何这次还要来帮我?”白霄云忽然正色问道。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两百三十三章 隐情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