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二章 白水道长


    “水底没有什么重物拖拽吗?”沈落略一沉吟,问道。

    “既无重物拖拽,也无水草挂碍,什么都没有。也正是因为有些不同寻常,加之城里最近又不太平,于是就有各种各样的风言风语传出,现在水暖阁都快被当成鬼屋了,生意也是一落千丈。”白霄天摇头道。

    自初起之时,白家人其实对此关注并不多,毕竟这秦淮河畔本就为是非之地,每年失足落水的,醉酒坠河的,失意投水的,怨偶殉情的,怎么也得有个一二十人。

    即便事情出在了自家,往往花些银子打点一下官府,再派遣一名客卿道士前去做场法事,不管有没有邪祟,只要做出样子,让客人和百姓看到,这事情就不难压下来。

    可像此番这般下饺子似的,一个接一个溺毙,就实在有些压不下去了,坊间现在都再传,说是水暖阁里藏了鬼魅,那三人死得冤屈,尸体被怨念所固,才会浮而不走。

    “我也正打算出去一趟,便和你一起去看看吧。”沈落开口说道。

    “如此正好。”白霄天眼眸微亮,脸上总算多了一丝笑意。

    两人刚走出房门,就听外面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紧接着就看到绿袖这丫头,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嘴里连声喊着:

    “不……不好了,少主,不好了……”

    沈落与白霄天闻言,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都闪过一丝阴霾。

    “怎么回事,你慢点说。”白霄天沉声问道。

    “城西发祥绸缎铺的高掌柜,昨夜去找了水暖阁找了相好的水鸢姑娘,结果早上就给人发现漂在了河里,跟前面那三个连地方都一样。”绿袖脸色微白,喘着气道。

    白霄天暗叹一声,一言不发的往前院大门方向走去,沈落摸了摸鼻子,跟了上去。

    “少主,车已经备好了,在门外候着……”绿袖忙追出来几步,踮脚喊道。

    ……

    马车在城中速度有限,花了小半刻钟,才来到水暖阁前。

    沈落从马车上下来,仰头一看,身前赫然伫立着一座三四丈高的朱红门楼,上面雕梁画栋,描绘着百鸟朝凤和百花争春等富贵图景。

    从门洞进去,不过数步外,便是一座三层高的宏伟楼阁,每一层阁楼间都有琉璃瓦片做出挑脊飞檐,下面悬挂着一只只朱红灯笼,颜色鲜艳欲滴。

    阁楼之内,是一座金色大厅,正中央出背靠一副十二折的巨大屏风,以白玉围栏修着一座演舞台,左右各有一架木梯通往二楼。

    平日里客似云来,热闹非凡的水暖阁,今日却是冷冷清清,连人影都瞧不见几个,只有一名身着紫色锦缎的中年女子,正在低声训斥几个杂役,令他们不得多嘴,与外人说道水暖阁的事情。

    眼见白霄天两人进来,那女子立马敛去愁容,迎了上来,冲着他们欠了欠身。

    沈落稍一打量,见其姿容上佳,身段玲珑,眼角处却可减脂粉也藏不住的细纹,再一看期仪态举止,便知其应该是此处的老妈子。

    “大公子,您可算是来了。”中年女子找到了主心骨,一边说着,一边扯下腰间手绢擦着眼角。

    “冯妈,尸首在那里?”白霄天直接问道。

    “在后院水岸,没让抬进屋,官府仵作已经查验过离开了,这会儿白水道长正在那边。”冯妈不敢多言,简言说道。

    白霄天一声不吭,抬步往屏风后走去。

    沈落便也跟着绕过屏风,从后面一座券门走了出去。

    水暖阁临着秦淮河而建,后院便是一座小型的枕水码头,往日里也有花船停泊,供恩客携清琯女眷泛舟河上。

    而眼下,河边就只一具身着员外服饰的肥胖男子尸身,静静躺在阁楼的阴影中,旁边还站着一名颧骨高凸,脸颊稍有内陷,身着灰白道袍的削瘦老者。

    距离这边不远处的河面上,横跨着一座三孔石拱桥,桥身中段的护栏下,镌刻着“镇淮桥”三个大字。

    桥头一侧伫立着的一座形似独角犀牛的镇河水兽,底下嵌有石座,整体不过一人来高,历经岁月洗礼,底下生满青苔,到处都是斑驳痕迹。

    围着水兽,连带整座桥上,都站了不少城中百姓,一个个脸上挂着既好奇又恐惧,即厌恶又有些莫名兴奋的神情,对着这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沈落打量了一下那男子尸身,见其浑身早已泡得浮肿异常,露出的皮肤呈现出一种青白之色,死相虽看着颇为平静,可他总觉得其身上透着股子邪气。

    “见过真人。”白霄天走到近前,向那削瘦老道,恭敬行了一礼。

    沈落便也抱了抱拳。

    “大公子你来了。”老道眉头拧成了疙瘩,冲着两人还了一礼。

    “如今情况如何?”白霄天问道。

    “跟前面几人一样,仵作看过之后说都是溺毙,贫道也查不出有何不妥。”白水道长叹了一声,说道。

    “真人可知,大概是何时死的?”白霄天问道。

    “大概是昨夜子时到丑时间……说来惭愧,贫道其实一直驻守在阁中,对此却半点没有察觉,还是早上杂役最先发现他尸首的。”白水道长说道。

    “水鸢姑娘可知他是何时离开的?”白霄天又转向冯妈,问道。

    “唉,她被吓得不清,只说昨夜睡得很死,根本不知其是何时离开的。眼下更是连水暖阁也不敢待,去了别处暂歇。”冯妈哀叹一声,说道。

    白霄天闻言,沉默片刻后,从袖中抽出一张黄纸符箓,走到尸首旁,一俯身将之贴在了其眉心正中。

    只听“噗”的一声轻响,符纸上燃起一缕火苗,猛地腾了一下,随即缓缓燃烧起来。

    “阴煞引气符!”白水道人眼眸一亮道。

    沈落闻言,也将目光聚集到了符纸上。

    他也听说过这种符箓,燃烧时能够以符火将藏匿起来的阴煞之气,引动出来。

    若是这高掌柜真的是为阴煞鬼物所害,体内多半会有阴煞之气存留,眼下符火点在印堂,七窍当中便该有阴气袅袅流出。



书友们:大家好,支付宝发抗疫红包了,最低2元,最高999元,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KZwnnRf83cv然后点击 激活医保码得红包 就可以领取了!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两百一十二章 白水道长

的精彩评论

9条回应:“第两百一十二章 白水道长”

  1. 浮云二别说道:

    挺有意思的,就是太短了

  2. 小罗7281说道:

    眼下不修炼,反而惹尘埃,我看你是尘缘未了,还是回家去吧!
    这白家也看着越来越黑,小白不会就是马面兄弟吧!一股子比岸花前,望川近的感觉!咱还是出家修炼去吧!
    断舍离是修炼,斩妖除魔它也是修炼哇!改变自己还是改变世界?

  3. 若愚是小妞说道:

    这两天又开始有点精彩了

  4. 滴溜滴溜说道:

    小骨的人追来了?

  5. 韩圣祖说道:

    这是打算破案了吗?

  6. 楚度01说道:

    都是学楚留香

  7. 你是谁3说道:

    摸鼻子干啥?

  8. 空虚无聊公子说道:

    忘语下意识的东西

  9. 书中有圣殿说道:

    韩立摸鼻子是他的事,不等于摸鼻子就修炼的快,你学他干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