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因势利导


    这可是威能远非小雷符可比的高阶攻击符箓,每一张符箓中都近乎完整的吸纳了一整道天雷之力。

    有了这么多天雷符在手,若真能还原出天雷威力,就是面对出窍中后期甚至更高境界存在,应该也可以应对了。

    他将这些落雷符收入七星笔空间,在床上盘膝坐下,闭目养神。

    良久之后,沈落缓缓睁开眼睛,神情间的疲惫之色尽褪。

    此刻外面的天色已经尽黑,风雨还在继续,只是没有了雷声。

    淅淅沥沥的雨声从窗户外传来,让人觉得特别心安。

    沈落起身点亮屋内油灯,打算继续炼制符箓,毕竟除了落雷符外,碎甲符等其他四种高阶符箓也让他有些心痒。

    思量间,他燃起了炼符炉,然后将一块紫色晶石投入其中,等了片刻后,又拿起第二样材料,投入炉中……

    小半个钟后,沈落掐诀一引,一大团深紫色的液体从炉内飞射而出,并在其操控下,液体分裂开来,化为十几团鸡蛋大小的紫液,被法力包裹着悬浮于炉子上空。

    他两手掐诀,在法力的催动下,其中一团紫色液体缓缓铺展而开,渐渐化为一张方方正正的纸张形状。

    紫色液体蕴含的热量飞快散去,液体飞快凝固硬化,变成了一张软中带硬的紫色纸张,上面隐约泛起云朵形状的纹痕。

    “这紫云纸倒也名不虚传,确实不是青霜纸可比的。”他用两根手指夹住纸张,神识略一探查,立刻感觉此纸的不凡。

    紫云纸除了比青霜纸更坚韧厚实外,还隐隐蕴含一丝瑞气,对于符文的承受能力胜过后者不止一筹。

    沈落如法炮制,很快那十余团紫液悉数变为了紫云纸,随后将剩余材料凑了凑,又炼制了一炉,加起来一共制成了三十五张。

    他暗自松了口气,紫云纸制作起来比调配符墨要复杂不少,而且材料就只有这么多,还好他法力深厚,没有出问题。

    他将这些紫云纸叠好放在一旁,开始按照玉简所述调制符墨,很快便制作完毕。

    沈落将装有符墨的小碗与紫云纸放在身前,闭目养神了一会,等精气神尽数恢复后,才再次睁开眼睛。

    他一共只有三十五张紫云纸,也就是说,只能绘制三十五次。

    虽然用这种高阶符墨和符纸来炼制相应级别的符箓,理论上的成功率应该比之前用替代方案绘制落雷符要高,但他心中可没什么底气。

    “先尝试那一种好呢?”沈落脑海中将定身符,飞行符,碎甲符,失忆符的作用一一回想了一遍,微一沉吟,还是决定先制作看起来更为实用的碎甲符。

    他在脑海中将碎甲符的符文回想一遍,当即开始提笔动手画符。

    第一张,失败!

    第二张,失败!

    第三张,仍然失败……

    沈落一口气绘制了整整六张,无一例外的全部失败了。

    他虽然有些郁闷,但因为早有所心理准备,也谈不上太多失望,略微平静心神后,再次拿过一张紫云纸,落笔画符。

    结果就在其将符文勾勒完成,提笔之时,“嗡”的一声,符纸表面豁然腾起一股紫光,闪烁之间更发出金铁交击的脆响!

    “成了!”

    沈落心中一喜,同时暗自松了口气。

    或许用了所对应的的高级符墨和符纸的缘故,乍看之下,成功率果然要比用普通材料制作落雷符高了不少,当然应该也和如今这具身体的修为和天赋有关。

    沈落将碎甲符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极想尝试一下。

    但此符乃是一次性的符箓,用掉可就没了,如今的自己可还没彻底脱离危险,只好将尝试的欲望强行压下。

    沈落略一调息,再次提起了七星笔,打算再尝试绘制一下定身符。

    紫云纸数量不多,全部用来制作碎甲符也不会提高多少成功率,若是成功率都和之前一样的话,他还是想尽可能将四种符箓都绘制出来。

    定身符的符文看起来比碎甲符还要复杂几分,沈落在脑海中反复回想,确认无误后,开始尝试绘制。

    一张,两张,三张,四张……这次他用到第九张紫云纸时,才成功绘制出一张定身符。

    “还剩十九张紫云符纸,那就再试试看相对最容易的飞行符,留下足够的符纸用于尝试失忆符。”沈落小心盘算着绘制的顺序,再次提笔。

    结果没画几张,沈落便意识到自己有些想的太过简单了。

    飞行符的符文虽然相对简单,但和前两种符箓不同的是,绘制符文时,会从符纸上透出一股诡异的浮游之力,以至于自己操控符笔画符时,竟隐隐有种在摇船上写字之感。

    失败!

    失败!

    仍是失败!

    转眼间,他足足失败了十八次,紫云符也只剩下了最后一张。

    “这下可是失策了……想不到这飞行符才是最困难的。”沈落面色有些难看。

    不过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仍然会如此选择,因为这五种符箓之中,他内心最渴望得到,其实便是此符了。

    这可是逃跑保命的利器!

    若没有白霄天当时催动飞遁符带着自己体验了一把如飞鸟般自由翱翔于天际的快感,他或许还不会有如此深刻的体会。

    沈落缓缓呼出一口气,再一次拿起了七星笔,没有立刻开始画符,而是闭上眼睛,回想之前的一十八次画符的过程,仔细反思哪里出了问题。

    “主要是那股诡异的浮游之力作怪,不过这股力量是飞行符符文自带的力量,是不可能驱除的,该怎么办好……”

    沈落脑海突然一闪,不知怎么回想起在现实时,那次寻找无名天书,在急流中撑船的经历。

    “对!那次撑船也是这样,汹涌的河水老是会干扰船头的方向,和眼前的情况何其相似。”他喃喃自语。

    他那时向于大请教过行船的技巧,如今时间过去很久,他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于大说的似乎是不要跟河水死磕,而是要懂得借用河流之力,学会因势利导。

    “因势利导,没错,就是因势利导!”沈落眼睛突然一亮,感觉自己抓住了敲门。



书友们:大家好,支付宝发抗疫红包了,最低2元,最高999元,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KZwnnRf83cv然后点击 激活医保码得红包 就可以领取了!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一百九十三章 因势利导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