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契机


    若只是一次便罢,可沈落终究还是**凡胎,在这近乎本源的纯阳之力冲洗下,肉身已经濒临崩溃。

    他的左半边身躯漆黑一片,被骨甲覆盖,他的右半边身躯却像是被晒干的萝卜,上面生满了褶皱,失去水分的皮肤上生出一道道细微无比的裂痕。

    仿佛只有一缕清风吹过,他的右侧身子,就要随风化作粉尘,消散在这天地间。

    而他的左侧身躯,则完全像是一个旁观者一般,冷冷等待着右半边身躯的崩溃。

    沈落识海当中,同样有大日悬天,释放着酷烈热浪。

    原本汹涌澎湃的识海,在这烈日的蒸腾下,已经干涸。

    他的神魂小人盘膝坐在满是龟裂纹路的识海大地上,缠绕周身的黑色魔气,似也抵受不住着灼热力量的暴晒,消散了不少。。

    神魂小人面容露出,却同样是遍布龟裂纹路的惨淡模样。

    恍惚间,沈落想起黄庭经功法总纲中,有一句:“阴阳相冲,大道不通,阴阳相济,万法皆融。”

    此语所言,乃是为七十二般变化之术作引,讲一个变化之术的根本,在于阴阳相通,寰转不定。

    此刻,他的身下虽有阴阳之气共存,两者却处于彼此对峙的状态,无法自由寰转,更不能做到阴阳相济。

    沈落此刻已经不奢求能够做到阴阳相济,他只求能够调转阴鱼中蕴含的本源阴气,来对冲此刻如酷暑般暴晒他的纯阳之力。

    一念及此,沈落当即拼尽全身力气,试图催动体内魔气运转,来引动本源阴气。

    可此刻的魔气已经侵占了他的半个身躯,早已经占据了主动地位,不再是原先的客居姿态,此刻任他如何牵引却也都根本不为所动。

    沈落只感到口干舌燥,双目昏沉,他的神念似乎也几乎快要枯竭。

    此刻,已经回天乏力了。

    眼看他的意识即将陷入沉睡,身躯濒临崩溃之时,他的手臂却不经意地抖动了一下。

    套在其上的琳琅环上,微光一闪,一套黑色魔甲凭空生出,穿在他的身上。

    沈落双眼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然而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穿着在身上的魔甲,突然亮起光芒,竟是出于保护沈落的缘故,开始吸收起他体内的魔气来。

    一时间,一股股魔气从沈落体内被抽离而出,朝着魔甲中吸收而去。

    这时,原本毫无动静的魔气,终于坐不住了,开始对抗魔甲的吸收,并开始继续朝沈落体内侵袭。

    魔气的异动,同样引得沈落身下阴鱼的一动,本源阴气也随之源源不断,朝着他体内涌去,以补充魔气流失后带来的亏空。

    经此变化之后,沈落身下的阴阳双鱼终于开始起了变化,彼此收尾相衔的运转了起来。

    终于,阴阳之气开始寰转,仿佛同天之下有了寒暑四季。

    沈落身处其中,也有了寒来暑往的交错。

    随着阴气流冲而至,盛阳之气被逼散不少,他原本干涸龟裂的皮肤被阴寒之气灌注,暑热大消,竟像是遇到了冰山融雪的滋润,开始一点点湿润起来。

    但这一过程听起来好似很美妙,实际上阴寒之气的灌入,是在极热与极寒之间的流转,其所带来的,自然也是极端的剧痛。

    在这剧痛的侵袭下,本已经失去意识的沈落,在一声撕心裂肺地嘶吼声中,重新苏醒过来,才惊讶地发现,自己右侧的身躯竟然恢复如初了。

    可惜好景不长,被调动起来对抗的本源阴气和本源阳气,此刻都在以沈落的身躯为战场,彼此征战不息。

    才刚刚有阴寒之气袭过,紧接着便又有酷日悬空,沈落仿佛身处在无间地狱一般,不断经受着阴寒与酷热的折磨。

    与此同时,魔气也丝毫没有停止对他的侵袭,只是一次次都被本源阳气给阻挡了回来。

    沈落在无尽的痛苦折磨中,神识却慢慢恢复了过来。

    一阵比一阵强烈的痛楚,无法再让他失去意识,他也被迫感受着这无尽的苦楚。

    沈落强忍着难以言喻的痛苦,开始借由不断冲入他体内的盛阳之气,去突破黄庭经功法修炼的瓶颈,朝着第五层进发。

    ……

    时间一晃,过去四十九日。

    府东来就在这阴阳二气瓶外守候了整整四十九日,他身上的散魂钉已经尽数取出,可他此刻的精神状态,却比之前更加糟糕。

    他的神情委顿,双眼布满血丝,心中的懊悔与忐忑与日俱增。

    再有几个时辰,便是阴阳二气瓶解封之时。

    对于沈落能否存活,他心中其实几乎已经有了答案,世间明灵石猴只有那一个,沈落**凡胎,三魂七魄再怎么稳固,也不可能存活下来。

    可他始终放不下那个万一。

    ……

    与此同时,阴阳二气瓶中。

    一股强大无比的黑白风暴正在席卷瓶中空间,一黑一白两道接天龙卷疯狂肆虐,各自看似卷起无尽狂风,实则内蕴阴寒盛阳之气,威力强大无比。

    而在风暴眼中,一道破败身影,正盘膝坐于中央,自是沈落。

    他的身上穿着一件破烂不堪的黑色甲胄,双手环抱身前,正在运转黄庭经功法。

    在他的体内,正有蚩尤魔气和纯阳正气相互交错,以他血肉为基,以他经脉为道,彼此驰骋攻伐,你来我往。

    沈落的肉身被两股力量来回挞伐,早已经濒临崩溃,此刻全凭那两者之间的微妙平衡来维系着一线生机。

    只待那两方稍有一个强出一分,这脆弱的平衡便会被彻底打破,届时也是沈落肉身消融,魂魄飞散之际。

    沈落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他若真的想要放弃,也不会忍受整整七七四十九日的不断折磨,他在等一个契机,一个打破平衡,也不会身死的契机。

    就在这时,他的双眼突然睁开,眼眸之中闪过一抹金光。

    那个契机,它来了。

    一瞬之间,沈落体内某个瓶颈“咔”的一声碎裂。

    他的黄庭经功法在这一瞬间,突破了四层瓶颈,正式迈入五层。

    与此同时,他的右侧身躯开始外放金光,两头金色巨象,两条金色巨龙虚影同时浮现在了他的身后。

    霎时间,纯阳之气生发,原本的平衡,在这一刻破裂了。

手机用户请到http://www.motianjiba.com阅读最新章节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加入书签》记录本次(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契机)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大梦主小说网等方式)推荐本书大梦主小说网,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契机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