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九章 陈年旧事


    “千真万确,当年镇元子的人参果树曾被推倒,观音祖师便是用杨柳枝配合玉净瓶内的甘露水将其救活。”黑熊精有些得意的说道。

    “活死人,生万物,活死人……”沈落喃喃自语,随即目光突然一亮,想起一事。

    “护法前辈,先前魏青在普陀山广场勾结妖魔,偷袭青莲掌教时曾经提到过一个叫‘洒金鳞’的名字,你可知此人是谁?看贵宗其他长老的反应,这个名字似乎非同小可。”他立刻再次问道。

    白霄天和聂彩珠也早就对此事好奇,闻言都看了过去。

    “洒金鳞!”黑熊精身体一震,脸色很快也沉了下来。。

    沈落见此,知道自己猜的没错,这个洒金鳞果然牵扯到一些重大之事。

    “护法前辈,在下不知这洒金鳞牵扯到什么事情,不过现在普陀山危在旦夕,若能找到魏青反叛宗门的理由,或许就能从中寻到几分胜机。”沈落拱手道。

    “唉,既然沈道友这般说,那在下也就不再隐瞒了,那洒金鳞是多年前普陀山上一头金鱼精怪,因聆听观音祖师讲道而开启灵智,修为深湛,为人也很和善,颇受普陀山弟子的喜爱。”黑熊精叹了口气,说道。

    沈落眉梢一动,但他知道黑熊精此言必然有下文,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等待。

    “观音大士慈悲为怀,点化万千生灵,真是功德无量。”白霄天两手合十,面露尊崇之色的说道。

    “若说起洒金鳞之事,那就要从百多年前说去,当时普陀山掌门还不是青莲仙子,而是其师姐青月仙姑。那年端午佳节,普陀山按例举行一年一度的弟子较技,门内弟子考察过去一年的修为进境,而对于一些尚未拜师的凡俗杂役弟子来说,就更加重要,在这场考核中表现出众之人,便能被选入普陀山门墙,修习高深道法。较技进行大半,却突然出了乱子,一名杂役弟子在较技中竟然施展出普陀山内门道法,将对手打成重伤,普陀山一众长老大怒,将那人关进水牢,之后经过决议,要将此人废除经脉,并逐出山门。”黑熊精缓缓说道。

    “只是在较技中伤了同门,便做出此等狠绝惩罚,颇为不妥吧?”沈落微微蹙眉。

    “对那杂役弟子做出此等重惩,并非因为比斗重伤同门,而是其偷学道法,普陀山对于偷师学艺极其忌讳,一旦发现,立刻便会废除经脉,驱逐门墙。”黑熊精解释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大梦主小说网大梦主小说网【大梦主小说网】,现金点币等你拿!

    “虽然各地宗门都颇为忌讳偷师学艺,不过这也太过严苛了一些。”沈落摇了摇,并不是很认可。

    “表哥你有所不知,我普陀山之所以会有此等规矩,是因为数百年出过一个极其恶劣的冯风事件,让整个宗门吃了一个极大的暗亏。”一旁的聂彩珠突然插话。

    “冯风事件?”沈落一怔。

    “距今大概四五百年前,普陀山有一个名叫冯风的杂役弟子,在灵兽殿做杂事,灵兽殿的管事弟子性情暴虐,对冯风等杂役弟子时常拳打脚踢,欺凌虐待一番。那冯风被重伤数次,险些丢了性命,此人性情阴枭,积怨之下也未反抗,设法盗来普陀山功法口诀,偷偷修炼。这冯风倒也天资不凡,蛰伏多年,竟无师自通的修成一身惊人道行。艺成之后,那冯风一掌击杀了那灵兽殿管事弟子,随即又潜入普陀山重地,击杀了看守长老,抢走数件宗门重宝。普陀山举派震惊,派出高手捉拿此人,可仍然低估了那冯风的实力,两名长老和数名核心弟子被其击杀,那冯风虽然也受了重伤,最后仍然逃遁离开,从此了无音讯。”聂彩珠侃侃说道。

    沈落听闻此等血腥往事,微吸了口气。

    “因为那个冯风的缘故,普陀山实力大损,沉寂了近百年才恢复过来,门内从此定下规矩,严禁弟子偷师学艺,发现后轻则废除经脉,重则处死。”黑熊精继续说道。

    “原来是这样,那就难怪了,那名被关进水牢的杂役弟子后来如何?对了,他叫什么名字?”沈落恍然,随后问道。

    “那人名叫牧易,乃是普陀山上一位打理凡俗事务的外门执事之子,就在牧易要被行刑的前一晚,洒金鳞突然潜入水牢,击昏看守弟子,将牧易救了出去,并带着其逃出了普陀山。直到此刻普陀山诸多长老才知道,私自传授牧易普陀山道法的正是洒金鳞,而且二者相处日久,竟然生出儿女私情。”黑熊精愤然说道。

    沈落眉头微蹙,放今天下礼法严苛,同姓之间尚且不能通婚,更遑论人妖异族相恋,更何况洒金鳞传授牧易道法,算是其半个师傅,二人相恋更有违人伦。

    “偷师学艺本就是重罪,人妖相恋更是于礼法不和,青月掌门亲自带人追了过去,终于在大唐边境追上了二人,一番争斗之后,牧易和洒金鳞尽皆重伤,不过青月掌门等人也知道了牧易偷学道法的原因。”黑熊精说到这里,突然幽幽一叹。

    “莫非此事另有内情?”沈落见黑熊精这般神情,不禁问道。

    “确实如此,那牧易虽是人族,却身负玄阴血脉,其父也是如此,据说乃是家传血脉。此血脉若是生于女子之身乃是大幸,能够增强女子元阴之力,促进修为增长,可生于男子之身,却有大害,玄阴血脉之力与男子阳气相冲,若无妥善办法调和,难以活过成年。”黑熊精继续述说。

    “玄阴血脉……”沈落眉梢一动,他在一些典籍上倒也看到过此脉的记载,正如黑熊精所言。

    “那牧易的父亲是本宗的外门执事,倒也有些修为,自小便勉力运功替牧易压制体内阴脉反噬,可牧父修为浅薄,又连年运功,终于引发自身阴脉反噬,牧易为了救父,这才甘冒大险,偷师学艺。”黑熊精说道。

    “如此说来,那牧易也是为了尽人子孝道,不过他为何不将此事禀明宗门,光明正大进入普陀山学艺?牧家情况特殊,牧易的父亲又是普陀山执事,贵宗总不会见死不救吧?”沈落不解的问道。

手机用户请到http://www.motianjiba.com阅读最新章节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加入书签》记录本次( 第八百五十九章 陈年旧事)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大梦主小说网等方式)推荐本书大梦主小说网,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八百五十九章 陈年旧事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