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 四魔使


    “想不到圣婴道友竟然真能集齐金,木,水,火,土五神之力,再集合万千血魂和蚩尤大人的魔血之力,说不定真能炼成灵犀神剑,若此剑练成,绝对是大功一件!”一个身穿黑袍的老者桀桀笑道。

    这人身材瘦小,头发花白,面容丑陋,看去已经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唯独一双眼睛却是十分锐利明亮。

    老者胸口挂着一串异常诡异的黑色珠串,竟然是由黑色骷髅组成,看起来邪异无比。

    黑袍老者身后坐着三人,一人是个高瘦中年男子,双目深陷,眼神潮红,好像择人而噬的恶鬼。

    另一个是个魁梧大汉,满脸络腮胡子,浑身上下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好像一头蛰伏的巨兽。

    最后一人是个黑裙少妇,身材婀娜修长,黛眉入鬓,脸上带着煞气,腰间别着一柄金色斧头。

    而黑袍老者对面坐着五人,为首的是个七八岁大小的孩童,生得面如傅粉,唇若涂朱,身穿赤红锦绣战裙,手腕,脚腕以及脖子上各戴着一个金箍,看起来十分可爱,不过这孩童脸上带着三分戾气,让人不敢小觑。

    赤裙孩童身后坐着四人,身上都穿着覆盖全身的战甲,看不见身形容貌,不过这四套铠甲分别呈现金,黄,绿,蓝四种颜色,显然正是金礼说过的红孩儿麾下四将。

    在场众人身上亮起各色光芒,气息迥异。

    众人之中,黑袍老者魔气最为浓重,而且非常精纯,几乎没有其他混杂的气息。。

    老者身后三人和红孩儿一样,都是妖气,魔气混合,至于红孩儿身后的四将却是纯粹的妖族,尚未被魔气侵染。

    “郝贪魔使过奖了,都是侥幸而已,这灵犀神剑能否炼成,还要几位通力相助。”红孩儿笑道。

    “那是当然,不过这地火威力似乎不太够,那只逃跑的火魅王族成员可抓了回来?”黑袍老者说道。

    红孩儿听了,翻手取出一块青色珠子,正要掐诀催动,扣扣的敲门声从外面传来。

    “进来。”红孩儿收起珠子,开口说道。

    石室大门被推开,金礼手捧玉盘走了进来。

    “圣婴大王,四位魔使大人,小人来送天龙水。”他在法阵外站定,恭声说道。

    这间石室内更加酷热难当,金礼虽然身上施加了两层防护,仍然全身刺痛难当。

    听闻金礼的话,红孩儿身后的四将,以及黑袍老者后面的三人面上都是一喜。

    他们修为远不如红孩儿和黑袍老者高深,身上虽然各自都戴着辟火之物,仍然觉得痛苦难当,昨天的天龙水也已经用光,正等着今天的份呢。

    “快送过来。”黑袍老者身后的魁梧大汉急切的说道。

    金礼答应一声,抬手一挥,玉盘上的十六瓶天龙水飞射而出,分别落在圣婴大王以外的八人身前,每人两瓶。

    魁梧大汉抓起一瓶,正要喝上一口。

    “等等!”黑袍老者突然出声,抬手按住魁梧大汉的手臂。

    “郝兄,怎么了?”红孩儿奇怪的问道。

    其他人也看向黑袍老者,出于对老者的信任,都没有饮用手中的天龙水。

    “以前来送天龙水的人不是你,之前那个熊妖呢?”黑袍老者没有理会其他人,鹰眼般眸子盯着金礼,冷冷问道。

    “郝魔使说的是,在下金礼,今日替代之前的侍从下来给大王和几位魔使送天龙水。”金礼取下铠甲的帽子,对几人行了一礼。

    “金礼,你怎么下来了?”红孩儿看到金礼,眉头一皱的说道。

    “启禀大王,属下因为有事情想向您汇报,是关于那个逃走的火魅族,这才替代熊妖侍从下来。”金礼忙说道。

    “哦,找到那个火三了?”红孩儿面色一喜。

    “属下该死,我派了黑羽和黑山两兄弟去追,本来已经快要得手,但一个神秘人突然出现,将火三救走了。”金礼低头说道。

    “可查到那是什么人?”红孩儿眸中怒色一闪,但顾及黑袍老者等人在场,没有发作,沉声问道。

    “没有,对方修为太高,救了火三便逃了,不过黑羽他们已经找到了对方的一些痕迹,正在循迹追查。”金礼急忙说道。

    “好,尽快查清是对方是何人,一定要将火三抓回来,悬空洞的兵力随你们调动!”红孩儿面色这才缓和一些,吩咐道。

    “是,多谢大王。”金礼面上一喜,拜谢道。

    红孩儿不理金礼,转首朝黑袍老者道:“郝兄,这人是悬空洞的统领,并非可疑之人。”

    黑袍老者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一点,拿起一瓶天龙水仔细打量,眼中仍然充满警惕。

    “魔使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觉得我在天龙水内下了毒?此液是我亲手配置的,您如果觉得有毒,我先喝一口,先毒死在下!”金礼看到黑袍老者的举动,脸上血色上涌,愤然说道。

    “金礼!不得对郝道友无礼!”红孩儿沉声喝道。

    “是。”金礼答应一声,面上怒色却没有消减。

    “圣婴道友不必责怪这位金道友,老夫确实有些怀疑这天龙水,金道友既然如此说,那就请你先饮一口吧。”黑袍老者却没有动怒,将手里的玉瓶扔给了金礼。

    红孩儿眼见此幕,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也没开口说话。

    “郝大人,金道友是悬空洞的统领,都是自己人,不必如此吧?”老者身后的魁梧大汉看到红孩儿面色不太好看,突然低声说道。

    “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关乎蚩尤大人,不能出丝毫纰漏,圣婴道友也会理解的,对吧?”黑袍老者含笑着对红孩儿问道。

    红孩儿也看了过来,二人视线碰在一起,虚空中似乎有火光闪过,但随即又各自默契的移开。

    “郝道友所言有理。”红孩儿语气微冷的说道。

    金礼接过瓶子,没有任何犹豫,拔掉瓶塞喝了一大口。

    洞内所有人都看向金礼,时间一点点过去,足足过了一刻钟,金礼没有出现任何异常,身上气息也没有出现异动。

    “金道友无恙,这天龙水没问题,可以饮用了吧?”魁梧大汉面颊被高温烤的通红,有些焦急的说道。

    “可以了。”黑袍老者丝毫没有冤枉金礼的愧疚,淡淡开口说了一句道。

    魁梧大汉立刻将手中的玉瓶送到嘴边,喝了一大口,脸颊上的红光飞快散去,长长的松了口气。

    除了红孩儿和黑袍老者外,其他人也纷纷喝下了天龙水。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七百六十一章 四魔使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