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脱业


    白霄天身形飞落至沈落身旁,急忙取出两枚疗伤丹药塞进其嘴里,然后双手飞快掐诀,一道道法决雨点般落在沈落身上。

    沈落身上不时亮起一团团金光,身体各处的伤口缓缓愈合,可他的气息却一点也没有恢复,反而还在继续减弱。

    白霄天额头上不觉渗出大颗汗珠,沿着双颊滚落,手中动作却愈发加快,继续施展着化生寺的疗伤法术。

    沈落重伤昏迷后,笼罩着沾果身体的金色法阵轰然解体,飞快散去,沾果身形再次出现在众人视野。

    此时的他身体被拦腰斩成了两截,切口处鲜血淋漓,却诡异无丝毫鲜血流出,其紧闭的双目缓缓睁开,竟然还没有陨落。

    只是他整个人变得异常苍老,脸上皮肤起了无数皱纹,看起来好像突然变成垂死的老人。。。

    沾果的神情间再无之前的凶厉,目光中满是茫然,似乎对一切都失去了希望,也没有试图疗伤。

    沾果虽然毫无动静,可白霄天修为高深,还是立刻发现了对方的气息变化。

    他一只手缓缓扶起沈落,另一只手一扬,一柄金刀法器浮现而出,表面金光翻滚,正要将沾果彻底击杀。

    “白施主,稍等一下。”禅儿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盘膝坐在金蝉法相中的他,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

    白霄天对禅儿一向尊重,闻言立刻停下了手。

    就在此刻,“砰”“砰”几声巨响从远处传来,却是另一边的战斗也结束了。

    沈落刚刚施展的三星灭魔灭掉了几个魔化人,如今沾果也被击败,残存下来的魔化人士气大减,包括魔化宝山在内,所有的魔化人都被诸多西域僧人击杀。

    封印的缺口被禅儿用金蝉法相封堵,原本魔气森森的会场重新恢复了晴朗,劫后重生的众人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当然,还有一点不和谐,那就是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沾果还活着。

    有同伴殒命的僧人顿时面露怒色,破空声大作,十几道法器气势汹汹的朝沾果射去。

    可一道金色光幕在沾果身前出现,一阵轰隆隆的巨响,金色光幕剧烈晃动,将那些法器也被反震了回去。

    “你做什么?”这些僧人怒视附近的白霄天。

    他们看得很清楚,这道金色光幕正是白霄天释放出来的。

    “诸位,还请暂且动手,金蝉大师有话要问这沾果。”白霄天左手单掌竖起,朝众人行了一礼。

    而他的右手结成一个法印,按在沈落胸口,柔和金光源源不断融入沈落体内,沈落不断衰落的气息竟然开始平复,不知施展的是什么秘术。

    众僧也早已看到金蝉法相的存在,对禅儿甚是敬重,听了这话,纷纷停手。

    “这沾果勾结魔族,险些让魔族降世,乃是不折不扣的魔徒,对这样的人有何好说的,当立刻将其千刀万剐,为死去的同道报仇!”几个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人却没有答应,怒喝道。

    “阿弥陀佛,诸位大师,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这位沾果施主也是被魔族欺骗,这才犯下此等罪孽,看他这个样子已经活不长,今日丧生之人已经很多,何必再添一笔罪孽。”禅儿走了过来,两手合十的说道。

    那金蝉法相没有随他同来,仍旧留在封印上,封堵着破损缺口。

    禅儿看起来和之前有些不同,少了几分懵懂,多了些庄重,神色沉静,面容莹润有光,有如佛陀宝相。

    那几个叫嚣的僧人被禅儿一看,心神震颤,呐呐说不出话来。

    “你在可怜我吗?哼!不需要!我沾果一人做事一人当,要杀要剐,悉随尊便!”沾果眼神恢复了一点神采,冷冷开口说道。

    “若要杀你刮你,小僧刚才就不会阻拦这几位大师了,沾果施主,你到今日仍然执迷不悟吗?世间万事善恶,并皆为空,世间万物欺争,不思酬害,一切随缘,自来自去,方是智慧之所在。”禅儿走到沾果身前,说道。

    “一切随缘,自来自去!哈哈,说的真是轻巧,你不曾有过妻子儿女,怎么可能理解我的痛苦!”沾果先是哈哈大笑几声,蓦然寒声喝道,眼中凶焰再起,其中夹杂着一丝凄楚。

    “施主纵有痛苦,也不该为了一己私欲,投靠魔族,意图祸乱天下,苍生何其无辜,你此举不知会导致多少百姓遭劫,妻离子散,施主莫非忍心看到如斯景象?”禅儿继续说道。

    沾果眉头一皱,沉默不语起来。

    “我观施主面相,绝非大奸大恶之辈,身沦魔道不过是命数使然,先前的种种举动,也是被魔气影响了心智,如今既然脱离了邪魔操控,何不放下屠刀,回头是岸?”禅儿神情切切的望着沾果,说道。

    沾果听闻这么一席话,眼神闪过一丝柔和。

    但下一刻,他身体一颤,神情又恢复了冷厉,怒道:“想点化我?奉劝阁下还是少费口舌,我投靠魔族,落得如今的下场是咎由自取,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想让我再度皈依你们佛门,却是休想!”

    禅儿见此,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在沾果身旁坐了下来。

    “你做什么?”沾果看到禅儿举动,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冷声喝道。

    只是他气息越来越弱,虽然奋力怒喝,声音却失了中气,毫无威慑可言。

    “施主心若磐石,小僧自然不敢勉强,只是施主犯下的罪孽太多,如果就这样前去地府,定然要受到无穷苦楚,就让小僧略进绵薄,诵经为施主洗脱一点业力吧。”禅儿说道,然后诵念起了经文。

    随着其口唇翕动,其整个人身上宛如沐上了一层灿灿金光,整个人变得宝相庄重,周遭虚空泛起淡淡金色涟漪。

    无数金色佛家真言在涟漪中浮现而出,便汇成一缕缕涓涓细流般,纷纷流向沾果的两截身躯,稍一触及其体表,便一闪而逝的没入其中。

    “住手!不用你多管闲事!”沾果身不能动,口中怒吼道。

    但禅儿不为所动,继续诵经。

    无数佛家真言进入沾果体内,沾果神情间的痛苦之色似乎消退了不少,可其脸上怒色却更重。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七百一十四章 脱业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