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转世金蝉


    “轰隆隆……”

    高空之中又一阵滚雷声响起,第七道雷劫即将落下!

    林达眉头深锁,神情肃穆无比,双手在身前如车轮般快速结印,身下的血晶莲台上开始亮起道道光芒。

    “造化万千,功德无量。”

    只听其口中一声低喝,其周身鬼面纷纷回缩,一个个如雕塑一般凝固在了他的身上,再没有了方才张牙舞爪的尽头,看起来如死物一般。

    林达身下的血晶莲台滴溜溜转动起来,并终于开始大放光芒,其上生出一根根花蕊般的纤细晶线,蜿蜒扭动着探向四面八方,将一座座法坛纷纷连接起来。

    每一座法坛上,都浮现出一枚枚血红色的符文,在交织旋绕的晶线中上下跳动,一股古怪气息开始在广场上蔓延开来。

    “这是怎么回事?”陀烂禅师最先发现异样,口中一声惊呼。

    只见他周身衣袍无风自鼓,一层淡淡白色华光从体表溢出,如无数萤火笼罩在他周围,将他整个人包裹在了其中。

    “这……这是什么东西?”紧接着,又有人惊呼道。

    距离陀烂禅师不远处,又有一名禅师身上亮起华光。

    不一会儿,整个广场高坛之上几乎全都亮起光芒,有的淡白如月光,有的明亮如灯火,有的散布如星辉,有的则好似大日悬空,在身后凝聚出一道圆盘。。

    唯独只有禅儿一人,身上并无光芒亮起。

    “咦,怎么会?莫非看走眼了?”林达瞥了一眼禅儿,心中疑惑道。

    “原来功德一物具现出来的模样,人与人是不同的。”禅儿则目光逡巡四周,看着众人身上的光芒,略感新奇的说道。

    其话音一落,众人纷纷醒悟过来,原来这些光芒便是他们自身修行多年积攒的功德。

    “眼光倒是不错,可惜是个废人。”林达见其身上竟无功德,不禁失望道。

    说罢,他便不再去看众人,而是双手合十,自顾低头吟诵起经文来。

    其神态专一,模样虔诚,若是没有先前一系列变故,众人都要以为他当真是最为虔诚,最为专注的佛子了。

    随着其口中吟诵之声响起,林达的身上也开始亮起光芒,只不过他的佛光颜色偏红,却比众人的更加磅礴明亮,一点一滴在身外凝聚,赫然形成了一尊十丈来高的菩萨尊像。

    这菩萨尊像模样与文殊菩萨有几分相似,神情悲悯,怜爱众生。

    菩萨尊像刚一凝聚成功,高空中就忽然闪过一道白光,瞬间将方圆百里范围照得雪亮,一声巨大无比的轰鸣响起,好似要将天穹炸出个窟窿一般。

    一道纯净无比的雪白雷电,如九天瀑布一般从天而落,朝着林达倾泻而去。

    林达抬手向上击出一掌,身外菩萨虚影随即捻了一个心咒手印,朝着高空推掌而去,那巨大的掌心如同一把雨伞般撑在了林达头顶,将灌注而下的雷电接在了手中。

    然而,这道雷劫的威力出乎想象,其在落入菩萨掌心的瞬间,就将其一股击穿,万千电丝交错而下,继续朝着林达身上击打而来。

    林达见状,连忙再掐法诀,菩萨虚影的另一只手掌才又补救上去,第二次拦下了雷电。

    不过,从掌心中溅出的雷电残渣,落在菩萨虚影的身上,依旧像是火星溅在纱衣上,顿时将之烧出无数窟窿,身处其中的林达,自然也是倍感痛苦。

    相比雷电的江河汹涌,这两只手掌就如同拦河的两道小小堤坝,只能勉强抵挡,却终究逃不脱被冲毁的命运。

    林达自然不能放任如此,他口中一声低喝,眉心处一道血光迸现,身下的血晶莲台大放光明,其上连接着的根根血色晶线也都纷纷亮了起来。

    身在法坛上的众位高僧,只觉得眉心处一阵灼热,笼罩在身外功德具象之光纷纷顺着那根血色晶线流淌而走,汇入了林达身下的血晶莲台上。

    一刹那间,血晶莲台上光芒大作,莲瓣的血红底色之外,随即笼罩起了一层模糊白光,而那菩萨虚影的身上,也同样有白光凝聚出了一层素纱禅衣。

    那些溅落在素纱禅衣雷电,顿时威势大减,竟不能烧穿此衣。

    林达见状目中闪过喜色,连忙加紧吸取众僧功德。

    如陀烂这般的高僧还好,本就功德深厚,还能支持片刻,一些根基尚浅的禅师,身外功德很快被吸取干净,生命力也开始快速流逝。

    原本不过中年模样的禅师,脸上身上皮肤开始快速干枯,眉毛胡须飞快变长变白又直至脱落,身形不断收缩,最终化为了一具枯骨。

    禅儿本身就没有功德显化出来,眉心灼热升起的时候,生命力就开始流失起来。

    他不知如何应对,只能谨守灵台,口诵心经。

    就在这时,不知为何,他胸前的那枚舍利子却突然亮起金色华光,将他周身包裹起来,那浓郁的光芒亮起的瞬间,便如白日初升,将周围所有高僧的光辉都遮掩了下去。

    “那是……”陀烂禅师惊叫道。

    “那是功德吗?怎么会如此磅礴……”

    “不可能,怎么会……”

    在众人的惊讶声中,禅儿的身后凝聚出了一只巨大无比的金蝉。

    “金蝉子转世,果然是金蝉子转世,我猜的没错!有了你在,何愁渡劫不成,哈哈……”林达见状,高兴得近乎失态。

    他先前对禅儿的身份早有猜测,在城中时便打算对禅儿出手,只不过被花狐貂捣乱破坏了,最后不得不追到封烬山出手。

    之后,林达得知禅儿竟然真的点化了沾果,心中越发坚信禅儿就是金蝉子的转世之身,于是将计就计,引禅儿前来参加大乘法会。

    “有金蝉子转世之身在,其他人便没什么用处了,哈哈……”

    林达抬手一挥,竟是直接撤去了对其他法坛的控制,隔空朝着禅儿猛的一抓,便将他小小的身躯从那边的法坛摄取了过来,悬空控制在身前。

    禅儿周身沐浴在金光之中,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许多前世记忆,面上神情出奇的平静。

    林达手掐法诀,朝其身上一引,那金色的功德佛光便滚滚流淌而出,将他身下的血色莲台包裹,染成纯金之色,而那菩萨虚影身上也有金光凝聚,穿上了一层金色袈裟。

    有此无量功德庇护,映射出的金色光芒倒冲天穹,与那银光雷电相交,彼此快速消融起来,而天幕深处的铅云似乎也被金光消化,变得浅薄了许多。

    无形之中,天道对林达的灭杀之意,也减弱了几分。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七百零二章 转世金蝉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