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 最后关头


    “竟敢坏我大事,找死!”

    就在这时,宝山一声爆喝,手握一杆佛门方便铲,朝着白霄天猛然投掷而来。

    方便铲斧刃一端乌光大作,尚未靠近时,便有一层层半弧状光刃如水纹一般层层生出,朝着白霄天劈砍下去。

    白霄天要维持“往生路”不消散,根本无法转手应对,只能祭出一件金钟法器。

    “咚……”

    随着一声古寺钟鸣响起,那件金钟法器悬在了他的头顶上,一片金光投映而下,在他身外形成了一口硕大的金钟虚影,呼啸旋转了起来。

    金钟之上同样有铭文,只是字迹小如米粒,刻着的却是佛门不动明王咒。

    “咚”的一声巨响。

    方便铲上的第一层半弧光刃打在了金钟虚影上,继而便有一连串的钟鸣之声不断响起,层层光刃如疾风骤雨一般落在了金钟虚影上。

    金钟虚影光芒乱颤,悬在白霄天头顶上的金钟本体,亦是摇摆不定。

    然而,钟声虽乱,金钟虽摇,白霄天的心却始终不动,誓要将广场上残余幽魂尽数度化。

    “轰”

    方便铲的本体终于砸在了金钟虚影之上,震天的轰鸣声响彻广场。。

    金钟虚影应声破裂,炸开无数虚光碎片。

    一片纷乱之中,最后一道幽魂的身影也在往生路上消散,白霄天终于得以解脱,双手法诀一变,掐了一个不动明王印。

    只听“嗡”的一声颤鸣,金钟本体光芒大作。

    破碎的金钟虚影消散,一尊明王虚影如法相一般临世,笼罩在了白霄天的身外,绽放出阵阵耀眼金光。

    方便铲被金光一冲,“砰”的一声响后,被猛震了回去。

    白霄天从原地站起,抬手收回经幢,朝着宝山一步追了上去,抬掌猛地劈了下去。

    其身外的明王虚影也随之迈步而出,一掌劈向宝山。

    宝山见状,口中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洒在了倒飞回来的方便铲上,手掐法诀朝前一指,方便铲便如飞剑一般调转身形,又疾冲向了白霄天。

    只是方便铲在染血的瞬间,便整体化作血红之色,表面也随之升腾起一层血焰,与冥王巨掌撞击在了一起。

    那血焰也不知是何物,竟然瞬间破开了明王手掌,朝着白霄天本体飞去。

    白霄天立即向后倒退开去,双手飞快结印,打算拦截方便铲。

    谁料本就已经十分迅速的方便铲,竟然突然加速,直接切开了明王胸膛,直奔白霄天的心口而去。

    白霄天胸前衣衫被血焰一染,便瞬间化为灰烬,肌肉饱满的胸膛便随之裸露了出来。

    只是随着胸膛袒露出来的瞬间,他的周身突然金光蔓延,一身肌肤瞬间如同金汁浇筑,化作了金黄之色。

    “金刚护体。”白霄天口中一声爆喝。

    这金刚护体乃是化生寺一门秘传的防身之法,非核心弟子不能习得。

    只听“铛”的一声,那染着血焰的方便铲仿佛砸在了精金之上,再次被反弹了回去。

    宝山见状,心中微微一惊,自己的血焰锋刃向来逢敌必破,同阶之下从未有能挡下之人,却不成想今日竟被白霄天以肉身功法接下。

    他抬手去接方便铲时,眼眸不禁一缩。

    只见保持着金刚之躯的白霄天,身法快到了极点,一个加速前冲之后,直接飞越而起,竟如同御剑一般踩在了他的方便铲上,一同飞了过来。

    宝山刚想操控方便铲转向之时,白霄天却已经重重一踩方便铲,身形轻灵无比的直掠入空,接着犹如泰山压顶一般朝着他重重砸了下来。

    感受到那股巨大的压迫感,宝山心中不由大慌,没敢硬接这一击,而是手掐了一个遁诀,身子一矮,直接缩入了地下逃走。

    白霄天瞳孔一缩,化拳为掌,朝着地面一掌拍了下去。

    “轰隆”一声巨响!

    随着一股仿若实质的气浪涟漪直灌而下,整片沙漠为之一震,地面顿时下陷出一道足有百丈之巨的掌印。

    掌印边缘的沙丘突然鼓起,一道狼狈人影被震飞了出来,自然正是宝山。

    白霄天好似早已经算准了他的位置,不待其落下,身形已经先一步等在了那边,朝着其后心一拳轰去,直接“噗嗤”一下贯穿了他的心口。

    宝山双目圆睁,脸上满是惊恐神色,身子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弹。

    其双目神采褪去,眼珠外凸,死不瞑目。

    白霄天扔下其尸体,身上金色光泽快速退去,一口气呼了出来,嘴角和耳孔里皆有血迹,如小蛇一般蜿蜒游出。

    金刚护体功法修炼困难,他目前所能维持的时间极短,方才也是强撑着一口气,不顾反噬内伤,才勉强支撑到了现在。

    “沈落,金蝉大师,你们再等我片刻……”白霄天盘膝坐下,吞服了一枚丹药,目光先扫了一眼禅儿,又望向了沈落

    这时,沈落与龙坛之间的厮杀也到了紧要关头。

    被林达秘术复生的龙坛,一身法力气息更胜之前,身外又罩有一层坚固无比的黑色甲胄,沈落已经全然落了下风,被逼得不断后退。

    另一边,林达接连抗下两道雷劫后,第七道雷劫也紧跟着降临下来。

    天空中的铅云已经变成了浓黑色,四周天色暗到了极点,几乎已经与黑夜无异,虚空中没有半点风声,四周除了人为发出的打斗声,再无其他半点自然声响。

    一种沉寂,肃穆,且令人不安的气息笼罩四野。

    高空中那四尊执法天兵原本冷漠的神情,突然起了些许变化,一个个眉头微蹙,竟然显露出了几分怒意。

    林达看着头顶黑沉沉的云层里,似乎有道道雷光在隐隐闪动,当中却并无霹雳之声,这种风雨欲来却静穆异常的氛围,让他心中产生了一丝惶恐。

    “看来得提前了。”他口中沉吟一声。

    说罢,他手掌朝着身前一挥,掌心中顿时血光迸现,一片殷红血花洒落而出却悬空不落,被他再一挥手打散开来。

    一滴滴血花飞射而出,疾射向四面八方,速度快极的落在那些法坛外的红色光罩上,没有丝毫阻碍便轻松融入了进去。

    其中更有一些血滴,精准无比地落在了法坛中的高僧眉心。

    众高僧自然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纷纷伸手擦拭,结果还不等衣袖触及,那血滴便已经融入了他们的血肉中,只在眉心处留下了一抹胭脂般的痕迹。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七百零一章 最后关头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