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诱敌


    林达双手在身前一个虚压,轻呼出一口气。

    这第二道雷劫,也算平安无事挡了下来。

    他目光一扫下方,看到西域诸僧带来的护法僧已经被屠杀殆尽,而自己的下属也死伤不小,如今包括宝山和龙坛在内,也只剩下了七人。

    其中三人正在追杀残余护法僧,宝山与一人联手对战白霄天,鬼将赵飞戟也拦下一人,最后便只剩下龙坛独战沈落

    龙坛乃是林达遭现任炼身坛圣主背叛,逃入西域后收的首徒,也是他花费了最多心血和力气栽培的,故而实力也是最为强劲的一个。

    沈落凭借八悬镜护身,操控着纯阳剑胚和龙角锥不断攻击,龙坛看似节节败退,倒是大有被他压制下去的架势。

    不过沈落心里却清楚得很,对方只是在熟悉自己的攻击手段而已,根本还没有拿出全部实力。

    两人交手十数回合之后,龙坛突然面露笑意,对沈落说道:

    “阁下的这些个手段,贫僧也已经看得差不多了,若是没有什么压箱底儿的手段,贫僧可就要回敬些手段了。”

    沈落闻言,心中不觉略感到几分郁闷。

    他如今虽然已经彻底炼化了龙角锥,可以他眼下的境界和修为,终究是没办法将此宝的全部威能激发,如此一来,对上龙坛也就无法做到一击必杀。。

    而更主要的是,他还心系禅儿的安危,由不得要分神去观察法坛这边的变化,便更无法做到全力以赴了。

    就在他视线稍作偏移的瞬间,龙坛瞅准时机,身上突然激荡起一阵涟漪,身影如鬼魅一般略一模糊后瞬间消失在原地,继而凭空闪现般出现在了沈落身后。

    只见其单手一掌拍下,掌心中一张紫色符箓上一个“爆”字符纹骤然一亮。

    紧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鸣之声炸响。

    沈落颈后一团炽烈火光炸裂开来,八悬镜投下的光幕应声碎裂,整个人在这股强大的力量冲击下,直接扑飞了出去,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他的后颈后一片血肉模糊,在粉红色的肉膜包裹下,已经隐约能够看到一节节泛着白色的颈骨,模样可谓凄惨至极。

    龙坛看到沈落还挣扎着想要抬起头,后面颈骨眼看着便要折断,眼中闪过一抹获胜的喜悦,身形一闪而至,一脚重重踩在了沈落的后背上。

    “施主都这副德性了,就别再乱动了,你这魂魄贫僧还是收拾全乎些,毕竟只是一魂一魄的话,师尊折磨起来,也没有什么太大意思,还是神魂饱满时,你才能享受那种点天灯的乐趣,才能看着自己的神魂一点一点被燃烧,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油尽灯枯……”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中引魂杖抵住沈落的后脑,硬生生将他的脑袋又摁了下去。

    他话音刚落,就忽然觉得眼前的景象闪动了几下,视线到有些模糊起来了。

    “有时候笑得太早,的确是会有些尴尬的。”就在这时,沈落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前响了起来。

    龙坛心中悚然一惊,作势就欲遁逃,可他身上的法力才刚一运转,就突然停滞下来,其整个身子就僵在了原地,根本无法动弹。

    紧接着,其眼前好似迷雾拨开一般,看到了身下的真相。

    沈落依旧被他踩在脚下,只不过却不是趴伏在地,而是躺倒着身子,正面带笑意地看着他,在其胸口下方,赫然趴着一只全身乳白,最中间的区域呈现出淡紫色的硕大海星。

    那海星也睁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看,眼中还满是委屈和畏惧的神情。

    原来,沈落不知何时已经召唤出了白星,利用其幻术能力遮蔽天机,让龙坛误以为自己被其重伤,事实上那一道威力不俗的爆裂符,的确击碎了八悬镜的光幕,但威力同样被耗尽,根本没有伤及到沈落。

    沈落则是借着他得意之时,以一张定身符困住了龙坛。

    “施主一身能耐和心机俱是上佳,不如加入我们圣……”龙坛见自己被制住,脸上笑意一缓,开口说道。

    只是他的话才说到一半,一道龙吟之声骤然响起,被他踩在身下的沈落已经一掌推了出去,那龙角锥便化作一道金龙,瞬间冲入了他的胸膛。

    “噗……”

    一团血花瞬间绽放开来,龙角锥几乎不费什么气力,就直接贯穿了龙坛的心脏。

    其双眼瞬间睁大,脸上全然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惊讶之色,身躯保持着僵直的动作,朝着后方摔倒了下去。

    沈落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土,有些嘲讽说道:“如今坏人都知道话多了容易死,我又岂会与你多言?”

    说罢,他伸手拍了拍趴在自己胸口的白星,示意她不用害怕,口中安慰说道:

    “不用害怕,这次你可帮了大忙了,我先送你回去,日后再做答谢。”

    白星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在陆地上她的能力大打折扣,每次被沈落召唤出来时,都是想着如何能赶紧回去。

    沈落旋即便施展通灵之术,将其送了回去。

    而后,他身形一闪,立即来到禅儿所在法坛下方,仰头喊道:“禅儿师父,稍等片刻,我这就救你出来。”

    说罢,他抬手一挥,纯阳剑胚上火焰腾起,朝着那座法坛上猛刺了下去。

    就在剑光即将刺入法坛的瞬间,一道血色晶光从天而落,挡在法坛前方,纯阳剑胚打在晶光之上,“砰”的一声响,又被反弹了回来。

    沈落仰头望去,就看到刚刚挡下第四道天劫攻击的林达,正怒目看向这边。

    “废物,居然连个区区出窍境的修士都收拾不了。”

    林达口中怒骂一声后,抬手一拍自己的肚皮,身上皮肤立即有一处高高鼓起,一张狰狞鬼脸立即挣破他皮肤的束缚,从其身躯里猛冲了出来。

    那鬼脸在分裂出身体的瞬间,虚化成一道黑里泛红的黑色鬼气,直接朝着龙坛的身躯猛扑了过去。

    沈落见状,立即手腕一转,朝着那边猛地一挥。

    纯阳剑胚随着他的心意疾射而出,飞身追上那道黑色鬼气,朝着其一斩而下。

    赤色剑光骤然一亮,黑色鬼气应声而裂,一分为二。

    然而,其即便分裂开来,前进之势依旧不减,先后冲入了龙坛的身躯。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六百九十九章 诱敌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