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昔日皇子


    “城中早有人知道了禅儿是金蝉子转世之身,当日我不提前出手打乱他计划的话,禅儿只怕此刻已经为其所害了。”花狐貂说道。

    “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杀禅儿?”沈落蹙眉问道。

    “此人身份特殊,我也是暗中调查了许久才发现他的些许背景踪迹,只知道他和炼……小心!”花狐貂话说道一半,突然大惊失色道。

    说话间,他一步迈出,肥硕的身躯横撞开来了白霄天,直接挡在了禅儿的身前。

    沈落悚然一惊,猛然回身之际,就看到一根近乎透明的箭矢,悄无声息地从远处疾射而来,直接洞穿了他的衣袖,朝着禅儿射了过去。

    那透明箭矢尾羽弹起一阵呼声,箭尖却“嗤”的一声,直接洞穿了花狐貂肥硕的身躯,从前胸贯入,后背刺穿而出,依旧劲力不减地奔向禅儿眉心。

    禅儿双目瞬间瞪圆,就看到那箭尖在自己眉心前的毫厘处停了下来,犹在不甘地颤动不已,上面散发着阵阵浓郁无比的阴煞之气。

    花狐貂一手拦在禅儿身侧,一手死死抓着那杆刺穿自己身躯的箭矢尾羽,嘴角渗血,却面带笑意,转回头问道:“没事吧?”

    上一世,他畏死没能护住玄奘,这一世禅儿临危之际,他又岂会再重蹈覆辙?

    禅儿的脸上一股温热之感传来,他知道那是花狐貂的鲜血,忙抬手擦了一下,手心和眼睛就都已经红了。

    沈落眼中闪过一抹怒色,转头朝远处往望去,一双眼眸滴溜溜转动,如鹰隼寻找猎物一般,仔细地朝着可能是箭矢射出的方向查看过去。。

    “在那儿……”

    片刻之后,他一声怒喝,抬手一挥间,纯阳剑胚便已经电射而出,紧接着脚下月光一散,整个人便化作一道残影,疾追了上去。

    “你护好他们,以防有人调虎离山。”白霄天见状,也欲追赶上去,结果就听到沈落的传音在心头响起,只好作罢。

    纯阳剑胚极速飞射,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剑弧,笔直射入了远处山梁上的一处沙丘。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

    沙丘上炸起一阵烟尘,纯阳剑胚被弹飞开来,在半空中绕开一个圆弧,再次朝着烟尘中疾射而去。

    同时,沈落的身影也已经快步赶上,脚下月光散落,直冲入烟尘中。

    沙尘四起之际,一道黑色人影从中闪身而出,浑身好似被鬼雾笼罩,以沈落的瞳力也只能隐约瞧出是名男子,却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

    此人似乎并不想跟沈落纠缠,身上衣摆一抖,身下便有道道黑色浓雾凝成一阵箭雨,如暴雨梨花一般朝着沈落攒射而出。

    沈落心头一紧,忙抬手一挥,祭出了八悬镜。

    头顶上八道镜面光芒笼罩而下,将他防护当中,那黑雾箭雨打在其上,“叮当”乱响,威力却与先前射向禅儿的箭矢相差极大。

    沈落心知被骗,立即撤掉防护,朝着前方追去,却发现那人已经裹在一团黑云当中,飞掠到了天边,根本来不及追上了。

    他心中懊恼不已,却也只得返回,等回到众人身边,就看到花狐貂正躺在地上,头枕在禅儿的腿上,双眼无神地望向天空,已然气绝而亡了。

    在他的胸口处,那道醒目的伤口贯穿了他的心脉,里面更有一股股浓郁黑气,像是活物一般不断朝着血肉中深钻着,将其最后一点生命力都吸食干净。

    沈落黯然叹息一声,看了眼禅儿,却只看到他低着头,默默吟诵着往生咒。

    这时,远处的沙丘上,疯子的身影忽然从沙尘中钻了出来,他竟不知是何时,将自己埋在沙土之下,此刻嘴里却高喊着:

    “不渡,不渡……一死万空,皆是虚妄,不若杀杀杀……”

    这时,一阵哭喊声惊醒了沈落几人,才记起祁连靡还在洞窟之内。

    白霄天正打算进洞寻人时,就看到一个少年脸上涕泗横流地猛冲了出来,一下子和白霄天撞了个满怀,鼻涕眼泪一股脑地抹在了他的身上。

    “救命啊,有妖怪……”

    祁连靡哭喊不已,白霄天好不容易才将他安抚下来。

    几人简单替花狐貂料理了后事,将它埋葬在了山洞旁的山壁下。

    沈落见禅儿眉头深锁,一副凝重神情,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用着急,总会想起来的。”

    “花狐貂已经为我而死了,我却还无法唤醒半点记忆,我是不是太愚钝了,我真的是玄奘法师的转世之身吗?”禅儿仰头看向沈落,忍不住问道。

    面对一连串的问题,沈落沉默了片刻,说道:

    “是与不是,我没办法告诉你答案,别的任何人可能都没办法告诉你答案,只有你自己做到了的时候,才是答案。”

    沈落其实很理解禅儿的心思,面对李靖的嘱托时,沈落也在自我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那个与众不同的人?是不是那个能够阻止一切发生的人?

    他现在没有答案,只有不断去做,去成就那个答案。

    禅儿闻言,手里紧紧攥着那枚琉璃舍利,陷入了沉思,良久默然不语。

    而后,一行人返回赤谷城。

    “你们来救人,怎么连疯子沾果都带来了?”祁连靡有些不解道。

    “不是我们带他来的,而是他带我们来的。”白霄天咬了咬牙,答道。

    “他带你们来的……怪不得,他以前没疯透的时候,的确是老喜欢往这边跑。”祁连靡闻言,点了点头,恍然说道。

    “沾果疯子,他的名字是叫沾果吗?”沈落皱眉问道。

    “是啊,你们别看他现在疯疯癫癫的,可实际上,他以前和我一样,也是一国的皇子,而且在整个西域都是颇有贤名呢。”祁连靡说道。

    “一国皇子,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沈落惊讶道。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你们要是真想听的话,我就讲给你们听听。在我们乌鸡国北边有个邻国,叫做单桓国,国土面积不大,人口不及乌孙的一半,却是个佛法昌明的国度,从国王到百姓,全都侍佛虔诚……”祁连靡说道。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六百八十九章 昔日皇子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