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暴露


    “欢迎三位来自大唐的贵客。”金冠僧人朝三人行了一礼,神情已经彻底恢复了平静。

    金冠僧人刚刚的表情变化虽然只是一瞬,若是以前的沈落未必能发现,但现在的他目力惊人,将对方一连串的神情变化尽数看在眼中,没有一丝遗漏。

    “这人刚刚为何会这般看我?莫非他认得我?”沈落心中暗暗思量。

    他自问以前从未来过西域,若说在西域有什么敌人,也就是白郡城的那个黄脸僧人了,莫非那个黄脸僧人和这个金冠和尚有什么关系?

    他心中转着这些念头,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分毫,随着禅儿和白霄天还礼。

    “几位大师客气了,不知诸位法号?”白霄天问道。

    “老衲龙坛,这位是宝山禅师。”金冠和尚笑道。

    “原来是龙坛禅师,宝山禅师,有礼了。”白霄天笑道。。

    白霄天和禅儿都是禅门中人,和这几个和尚聊得颇为融洽,沈落对佛理了解甚浅,便站到一旁静静倾听。

    龙坛禅师和宝山禅师此次过来,主要是迎接禅儿等人,欢迎他们参加之后的大乘法会,因此没有在此久留,说了一会话后,很快就告辞离开。

    沈落看着一行人离去,目光闪动。

    刚刚几人对话的时候,那个龙坛禅师虽然没有看他,不过他却感觉的到,对方始终在观察自己,似乎在确认什么。

    禅儿目送几位僧人离去后,由于白天赶了一天的路,有些疲累,与沈落二人告辞了一声,下去休息了。

    白霄天倒是不累,而且他对赤谷城很感兴趣,便打算到城内游览一番。

    沈落则留在了住所,留下保护禅儿的安全,他们早就私下约定,轮流守在禅儿身边。

    “杜克,这位龙坛禅师和宝山禅师是圣莲法坛中人?”沈落叫过杜克,赏了他一大锭银子后问道。

    “多谢前辈!您猜的没错,龙坛禅师和宝山禅师是圣莲法坛的左右护法,地位仅次于了林达禅师。”杜克看到这么大一锭银子,眼睛都直了,道谢之后恭敬的说道。

    “林达禅师既然在闭关,那圣莲法坛平素的事务是这两位处理吗?”沈落追问道。

    “是的,据说龙坛禅师负责处理外务,宝山禅师处理赤谷城总坛的内部事务。”杜克虽然对沈落询问这个问题感到奇怪,不过刚刚那一大锭银子让他识趣的没有追问。

    沈落又询问了几个关于龙坛,宝山以及赤谷城的问题,杜克都一一作出了解答。

    “对了,杜克你可知道白郡城?”沈落最后装作随意的问道。

    “白郡城?在下知道,是我国边境的一处城池。”杜克思考了一下后答道。

    “白郡城的圣莲法坛分坛和龙坛禅师是不是关系很亲密?”沈落继续问道。

    “沈前辈你这个问题可算问对人了,白郡城的分坛主拉莫是龙坛禅师的师侄,此事非常隐秘,极少有人知道,小人数年前曾经在圣莲法坛内做过一段时间短工,偶然听说了这件事。”杜克兴奋的说道。

    沈落闻言,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他接下来又询问了一下杜克口中那个拉莫的容貌,正是那个黄脸僧人,终于确定自己的猜测没错,龙坛禅师已经知道了白郡城的事情,因此对他有了敌意。

    看到沈落没有问题再问,杜克识趣了退了下去。

    沈落坐在厅内,面上神情阴晴不定起来,心中盘算着眼下的情形。

    那位龙坛禅师显然对他抱有不小的敌意,而且这个圣莲法坛古里古怪,他觉得其中大有蹊跷,可禅儿要找的东西就在这赤谷城内,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开,好在赤谷城内要举行大乘法会,西域三十六国僧人云集,龙坛禅师想对他发难也不容易,走一步算一步吧。

    他接下来没有多想,掐诀在厅内布下一道禁制,翻手取出那碧玉葫芦,掐诀祭炼起来。

    现在情况微妙,能提升一点实力都是好的。

    ……

    龙坛禅师离开驿馆,很快返回了圣莲法坛自己的住处,一座奢华巍峨的大殿。

    “下去!”他面色阴寒的喝了一声,几个侍从惶恐的离开,屋内很快只剩下他自己一人。

    他来回在屋内踱了几步,突然站定,拍了拍手。

    “师父,您找我?”片刻之后,一个身穿白袍,面目俊秀的年轻僧人走了过来。

    “夺走千年蛇魅的那人已经找到了。”龙坛看了白袍僧人一眼,淡淡开口道。

    “是吗?那太好了,对方是何人?徒儿立刻去将其擒来,夺回蛇魅!”白袍僧人大喜,立刻说道。

    “已然来不及,千年蛇魅的蛇胆已经被那人服下。”龙坛说道。

    “什么,那人竟胆敢如此!千刀万剐也不足以赎其罪。”白袍僧人大怒,原本温和的面孔突然变得阴狠,好像突然变成修罗厉鬼一般。

    “不必焦急,情况还没有绝望,那人只是服下了蛇胆,并未将其彻底吸收,蛇胆的力量寄宿于他双目内,若能将其眼睛取回,还能将蛇胆之力收回大半。”龙坛禅师摆了摆手说道。

    “那就好,既如此,我们赶快行动,将那贼子的眼睛挖出来。”白袍僧人喜道。

    “若好出手,我早就动手了,那贼子是几个东土大唐来的修士,来参加大乘法会的,现在居住在驿馆。驿馆那里各国的高僧云集,修为高深的人不少,不好动手,你派人日夜监视他们,来到赤谷城,他们肯定会四处走动,只要对方一离开驿馆,立刻通知我,这是那小贼的画像。”龙坛禅师冷声说道,然后取出一块白色玉石,上面浮现着一道身影,正是沈落。

    “是。”白袍僧人接过玉石,答应一声后便要下去。

    “等一下。”屋内金光一闪,一道身影凭空出现,正是那宝山禅师。

    “宝山,你不在你的宝山殿待着,跑我这里做什么?”龙坛禅师眉头一皱,随即没好气的哼道。

    “林达坛主有佛旨传下,不得监视东土三人,也不能对他们有任何恶意的行为。”宝山禅师取出一枚金色玉符,淡淡说道。

    龙坛禅师看到金色玉符,神色大变,急忙跪倒在了地上。

    那白袍僧人也立刻跪倒在地,头也不敢抬。

    “林达坛主有命,属下自然不敢违抗,只是再多一段时间,我那蛇胆之力就无法取回……这……”龙坛禅师嘴里嗫嚅说道。

    “林达坛主的吩咐,你也敢违抗!”宝山禅师淡淡说道。

    “不,不敢,属下遵命。”龙坛禅师脸上瞬间出了一层冷汗,立刻答应道。

    宝山禅师哼了一声,收起玉符,身形一晃消失。

    龙坛禅师和那白袍和尚这才站了起来,面色都很是难看,却一句话也不敢说。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六百七十五章 暴露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