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圣莲法坛


    沈落虽然不忿于这些守城**的所作所为,可他们目前有大事要做,不宜引人瞩目,正要上前让白霄天算了。

    “阿弥陀佛,几位官爷,众生平等,其他人只要缴纳两银,为何独独让我们缴纳二金?”禅儿却抢先一步,上前说道。

    几个守城士兵这才注意到禅儿,神色都是一变。

    “这位大师,你和他们是同伴?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误会,误会,三位快请进城!”那个勒索的士兵满脸堆笑,立刻让开了道路,态度与之前截然不同。

    其余几名士兵脸上也纷纷收起了嬉笑,冲禅儿行了一个礼,神情颇为虔诚。

    禅儿也冲几人回了一个佛礼,沈落与白霄天二人不明所以,但能免掉一场麻烦自然是好事,当即拉着禅儿进入了城内。

    白郡城城高地大,沈落本以为城内会颇为繁华,哪知一进入其中才看到城内道路狭窄肮脏,两旁的房屋矮檐蓬户,人畜杂居,商铺极少,即便有也非常破落,百姓生活看起来异常困苦。

    只是和百姓破落的房屋不同,城内寺院众多,而且都建造的法宇千重,宝相森严,梵音缥缈,香火竟然异常鼎盛。

    禅儿一身高僧装扮,虽然年龄幼小,可气度却是不凡,城内居民看到三人,立刻纷纷让路,对禅儿恭敬行礼。

    沈落与白霄天对视一眼,二人心中顿时恍然,白郡城内和尚的地位竟然如此之高,难怪城门那些敲诈的士兵一看到禅儿就立刻让路。。

    “此城位于丝绸之路要冲,应该颇为繁华才是,怎么生活如此贫困,而佛门却这般兴盛,真是怪哉。”白霄天看到此幕,大为惊讶。

    “阿弥陀佛,确实奇怪。”禅儿点点头。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西域诸国土地贫瘠,本就远不如中土富庶,至于通商,看看那些守城士兵的德行,哪个中土商人敢来这里?被人卖了怕是都没地方讲理去。”禅儿手腕上的佛珠冷笑的说道。

    禅儿听了这些,叹了口气,轻声诵念佛号。

    “此地的情况稍后再细查也不迟,现在天色不早了,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吧。”沈落说道。

    “也好。”白霄天也同意。

    “二位施主去寻住处吧,小僧乃是方外之人,就去前面的寺庙投宿一晚,我们明日在此相会。”禅儿说道。

    沈落这才想起有禅儿随行,去客栈投宿确实不太妥当。

    “金蝉大师,你的安全不能马虎,这样吧,我随大师去寺庙投宿,沈兄你在城内另寻住处,顺便打听一下乌鸡国的情况。”白霄天说道。

    “也好。”沈落正有此打算,当即点头答应。

    于是,三人就此分手,沈落在城内寻找了良久,终于找到了一家客店投宿。

    客店不大,除了老板,只有两个伙计,可能是太久没有客人,老板亲自将沈落送到了房间,殷勤的送来茶水晚饭。

    “老板,沈某第一次来这乌鸡国,不过我在大唐时听说乌鸡国是西域颇大的国家,有位于丝绸商贸往来要地,应该颇为繁盛才是,白郡城这里怎么如此破败?”沈落赏了些银钱给老板,问道。

    “客官您是从大唐上国而来?难怪一表人才!唉,说到我们乌鸡国,以前也很是繁华,只是近年来连年天灾,盗匪妖物横行,民不聊生,外国的商旅也都不来,城池才颓败成现在的样子。”客店老板叹道。

    “哦,有妖物袭扰!”沈落目光一凝。

    “是啊,这些年不知为何,乌鸡国很多地方不知从哪里冒出了很多妖物,虽然圣莲法坛的圣僧们奋力除妖,可妖物实在太多,他们也杀之不尽,可能是我等侍奉圣主之心不诚,才会降下这等灾祸。”老板两手合十的说道。

    “圣莲法坛?那是什么?佛门寺庙吗?”沈落有些奇怪的问道。

    “啊,客官你不知道圣莲法坛?素闻大唐也佛教兴盛,想不到客官如此孤陋寡闻。”客店老板面色一沉,似乎对沈落不知道圣莲法坛很是气愤,拂袖而走。

    沈落眉梢一挑,却也没有在意,起身关上了房门。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此地不比长安,城内居民大都已经睡下,他从窗户飞射而出,化为一道黑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远处。

    足足过了大半夜,天色快亮的时候,他才从外面飞射而回,手里多了几本厚厚的书册。

    沈落刚才在城内各处逛了一圈,倾听了城内百姓私底下的一些议论,算是从另一个角度了解了城内的一些情况。

    至于这几本书册,是从几个小寺庙内找来了记录历史的书籍。

    他翻看这些书册,飞快阅读,以他现在的神魂之力,看书完全可以一目十行,很快便将几本书籍都阅读了一遍,面上闪过一丝恍然之色。

    这乌鸡国如今国力贫弱,乱世艰辛,国内民众尽数都沉溺于佛法,以求内心解脱,此地的佛教比之大唐更加兴盛。

    而那个圣莲法坛,则是乌鸡国目前的国教,白郡城内的那些寺庙,大都是圣莲法坛的此地的分寺。

    “圣莲法坛?”沈落眉头蹙了起来。

    乱世之中百姓困苦,寻找一二精神寄托本无不可,只是从他探听的情况看,这个圣莲法坛颇有些邪气,和中土的化生寺,金山寺等佛宗截然不同,圣莲法坛并不宣扬众生平等,反而认为圣莲法坛中人乃是圣僧,比普通百姓高出一阶,而且圣莲法坛为百姓除妖并不免费,每次出手都要收取大量的银钱。

    他在一本书籍上看到一个记载,乌鸡国的一个城池出了妖孽,城主请求圣莲法坛的圣僧出手,那位圣僧开口便要城池的一半积蓄,那位城主虽然万般不愿,最后还是拿出了一半的财富,这才除掉了那头妖孽。

    如此敛财,在大唐可以称得上是强盗行径,然而圣莲法坛却将这种行为说成是向圣主献上供奉,并且时常对百姓进行愚民洗脑,一年一年下来,乌鸡国的百姓也慢慢接受了这个说法。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六百六十六章 圣莲法坛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