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 殊死反抗


    江流被击飞,紫金钵盂也受到了影响,上面的紫金光芒暗淡了大半。

    而海释禅师等人眼睛一亮,立刻全力催动手中法宝。

    暗金拐杖,金色木鱼,青色戒刀,降魔杖光芒大放,全力反击。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紫金钵盂被击飞出去。

    而禁锢在金山寺僧众周围的紫金光点崩溃散去,众人身体恢复了自由。

    沈落身形没有分毫停顿,一击之后立刻飞射而出,瞬间便飞掠到紫金钵盂前,施展天册收摄神通,身上一道金影闪过。

    这紫金钵盂威力太大,想要制服江流,首先必须将此宝收掉。

    紫金钵盂剧烈一抖,正要被收入天册空间,可钵盂上光芒陡然大放,一股渊深如海的威能爆发,竟然一下挣脱出了天册的收摄,朝前方的五色火海飞去。

    沈落催动天册收摄他物,还是第一次失败,眉头不禁一皱。

    “是你!你竟然没死!”五色火海中传出江流惊讶的声音,听起来竟然没有丝毫受伤的迹象。。

    话音未落,“轰隆”一声巨响,一道粗大黑色光柱从五色火海内腾起,直冲天际,一道黑色风暴从光柱上腾起,朝周围席卷而去。

    黑色风暴赫然蕴含了浓郁的魔气,周围的五色火海和黑色风暴一接触,立刻好像烈火遇水,顷刻间便被扑灭吹散。

    沈落距离黑色光柱最近,虽然立刻后退,仍旧被黑色风暴波及,直接被卷飞。

    他全力运转无名功法,前身蓝色光芒大放,围绕身体急速转动,这才稳住身形,落在地上。

    沈落回想江流刚刚说的话,眼睛一眯。

    江流让他们去黑凤坳取金凤羽果然是不怀好意,故意隐瞒黑凤妖的实力,看起来是想要借黑凤妖之手除掉他们。

    他冷哼一声,没有质问江流什么,转首看向一旁被紫色佛珠困住的金色短锥,正要飞掠过去,突然心生警兆,双脚月影光芒大放,迅疾无比的后退。

    他原先站立之地突然裂开,一只丈许大小的黑红大手。

    这手掌乌红发亮,五指上长着长长的黑色指甲,并有黑色火焰闪动,散发出一股森然魔气,闪电般一抓,可惜抓了空。

    不止沈落这里,海释禅师等人身下地面也同时裂开,四只黑红魔掌一伸而出,抓向四人。

    海释禅师闪身躲开,同时手中拐杖一点,一道暗金光芒射出,将身旁的者释长老也震飞出去,躲过了魔掌的抓摄。

    “啊”“啊”两声惨叫响起,堂释长老和那吊眉老僧就没能躲开,被黑红魔掌抓个正着,二人的护体光芒在黑红魔掌前形同虚设,被一下抓破。

    只听“噗嗤”一声,两人身上各被抓出五个巨大的血窟窿。

    好在二人也不是脓包之辈,虽然身受重创,仍然强撑着催动戒刀和降魔杖一击而下,“砰”“砰”两声将两只魔掌击碎。

    一击过后,两人再也支撑不住,萎靡的倒在了地上。

    他们身上的血窟窿周围还残留着丝丝黑色火焰,飞快蔓延开来,所过之处二人的血肉消退,露出森森白骨。

    周围的僧众看到此幕,尽皆神色大变,纷纷往后退开,唯恐被黑焰沾染到。

    “孽障!”海释禅师大怒,两手急挥。

    两枚金色莲子从他袖中射出,一闪融入堂释长老和吊眉老僧体内,二人身上立刻腾起耀眼金辉,滴溜溜一转后化为两朵丈许大小的金色莲花,将他们罩在其中。

    堂释长老二人身上的黑色火焰顿时熄灭,这才停止了惨叫。

    即便如此,二人小半个身体的血肉也已经被黑焰化去,受伤极重,已经无法动手。

    “带他们下去!者释师弟,你去启动金刚寂灭大阵!”海释禅师满脸悲愤之色,先对周围的众僧说了一声,后面一句却是用传音告知者释长老。

    “金刚寂灭大阵!师兄,真的要杀了江流?他可是金蝉转世啊。”者释长老迟疑的传音回道。

    “用寂灭金光将他镇压住,之后再说!”海释禅师微一犹豫,传音说道。

    者释长老急忙点头,朝金山寺内飞去。

    而其他僧众则抱起堂释长老和吊眉老僧的身体,快速离开广场。

    海释禅师这才抬头看向魔气翻滚的黑色光柱,脸上满是复杂之色,下手却没有留情,手中暗金拐杖奋力一劈。

    “轰隆”一声,数十道巨大金色杖影在黑色光柱上空出现,凝聚成形成一座金色大山,一击而下,打在黑色光柱上。

    一连串的隆隆巨响过后,黑色光柱被应声击碎。

    不过一道黑色身影却先一步飞射而出,落在数十丈外,显现出江流的身影。

    他的外形再次大变,身躯又高大了不少,皮肤更浮现出一道道黑色魔纹,看起来邪异无比。

    他身周的气息也暴涨,达到了出窍巅峰。

    “好强大的力量,这就是魔的力量!”江流哈哈狂笑,表情有些癫狂。

    沈落为了躲避魔掌,向后飞退了一段距离,看到江流此刻的样子,心中咯噔一沉。

    不过他很快回神,再次朝金色短锥飞掠而去。

    “你这件法宝威力倒还不错,既然被我禁锢住,还妄想拿回去了?”江流笑声陡然止住,嘴角露出一丝嘲讽,抬手一招。

    那串紫色佛珠顿时都朝其迅疾飞射而去,紫色佛珠内的金色短锥也被带了过去。

    而沈落眉头一皱,身上蓝光闪动,速度陡增,同时翻手取出一沓青色符箓捏碎,正是落雷符。

    轰隆隆!

    十几道粗大的银色雷霆凭空出现,如银龙出水,破空劈向江流而去。

    与此同时,没有被任何人察觉,一道纤细黑影从沈落身上落下,紧贴着地面,并且绕了一个大圈的朝江流飞去,正是回龙摄魂镖。

    而江流眼见十几道雷电袭来,目光也微微一凝,不敢轻慢对待,五指一挥。

    一片浓郁黑红魔气涌出,瞬间凝成一面巨大的黑色盾牌,上面绘刻着一个三头六臂的魔神图案,挡在头顶。

    十几道粗大雷电劈在上面,一连串的雷暴之声炸开,黑色盾牌应声碎裂,不过那些闪电闪动了几下,也很快飘散。

    虽然挡下了落雷符的攻击,不过江流身上的黑红光芒也为之一黯,显然那个黑色盾牌并非寻常秘法,施展起来大耗元气,飞射而回的紫色佛珠速度也为之一缓。

    而沈落身下红光一闪,现出一道赤红剑芒,人剑合一之下速度大增,眼看便要追上佛珠。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六百四十六章 殊死反抗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