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拒绝


    “江流大师有事在身?”陆化鸣立刻问道。

    “事情倒是没有,只是江流大师一贯不喜离寺,而且他在金山寺地位超然,就是主持也无法命令于他,我也不能替他答应什么。这样吧,我带二位去见一见江流大师,看他怎么说。”者释长老沉默了一下后说道。

    陆化鸣和沈落对视一眼,点头答应。

    因为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三人也没闲心喝茶,立刻起身向外面行去,很快来到一座奢华禅院外。

    此处禅院比其他地方更加奢华,屋檐用的都是鎏金瓦片,墙面也是白玉垒成,就连门窗也都是上等檀木。

    “这里便是江流大师的住处,江流大师他性情有些……特别,二位在他面前一定要保持礼貌。”者释长老传音告诫了二人一声。

    沈落和陆化鸣都点点头,表示明白。。

    者释长老见此,这才带着两人进入了禅院。

    刚一进来,“呜”的一声,一个黑色物事从屋内扔了出来,却是一个茶壶,砸在地上摔的粉碎。

    “太淡了,一点滋味也没有,我说过多少遍了,要再多放一些蜜糖!”一个清脆,但恶声恶气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是是……弟子再去给您重新泡一壶蜜茶。”一个白衣沙弥有些慌乱的从里面的禅房内跑了出来。

    这沙弥似乎极为慌乱,竟然没能注意者释长老三人,一溜烟的快步朝远处奔去。

    沈落和陆化鸣看到此幕,眼中都透出一丝惊讶,朝屋内望去。

    里面是一个厅堂,却没有人,不过厅堂旁边还有一个房门半掩的房间,人似乎在里面。

    者释长老叹了口气,走到禅房门口,却没有贸然进去,双手合十道:“江流,这里有两位来自长安城的贵客,奉程国公之命前来拜访于你。”

    “什么程国公,王国公,我要准备法会事宜,没空。”之前的清脆之音哼了一声,懒洋洋的从里屋的房间传来。

    陆化鸣对程咬金非常尊敬,听到如此无礼之语,面上立刻显现出怒色。

    沈落看到陆化鸣的神情,急忙一拉对方,暗示让其冷静。

    “江流,程国公乃是我大唐柱石,不可胡言乱语。”者释长老也留意到陆化鸣的面色,急忙喝斥道。

    屋内的清脆嘿嘿轻笑了一声,却也没有再说过分之语。

    “这两位贵客来找你乃是有要事,因为之前长安鬼患,不少长安城百姓惨死,当朝陛下决定举办水陆大会,请你前去主持,超度亡魂。”者释长老顿了一下,继续道。

    “水陆大会?我坐镇金山寺,无暇分身,外面的二位,另请高明吧。”清脆声音一口拒绝。

    “江流大师,此事关乎我大唐京都安危,还请您能务必出山一次,若需报酬,大师尽可直言。”沈落心中咯噔一沉,上前拱手道。

    清脆声音哼了一声,声音中充满不悦的语气。

    “江流师兄,长安城的亡魂太可怜了,我们还是去超度他们吧。”就在这时,又有一个声音从屋内传出。

    和江流大师比,这个声音温和了很多,声音中透出一种悲天悯人之感。

    沈落和陆化鸣都是一愣,显然没料到,这屋里还有别人。

    “住口,继续抄写你的讲……佛经!”江流大师怒声喝道。

    “可是……”那个温和之声似乎还想说什么。

    “闭嘴,要是惹我生气,不用去长安,你直接超度金山寺里的师兄师弟们吧!”江流大师阴恻恻的威胁道。

    “好吧……”温和声音无奈答应。

    “我要准备法会的讲经,外面的几位请自便吧。”江流大师声音再次响起,里屋半掩的房门“啪”的一声关上。

    陆化鸣面色难看,他之前信誓旦旦的和沈落说,江流大师肯定会愿意去长安,现在对方却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他丢面子是小事,耽误了水陆大会,辜负了程国公等人的嘱托,可就糟了。

    而沈落的神情也很不好看,望向屋内的眼神有些怀疑。

    “二位,江流有事要忙,我们还是先离开吧。”者释长老无奈转身,对二人行了一礼,说道。

    主人已经下了逐客令,沈落和陆化鸣再不甘心也不好继续留在此地,跟着者释长老离开,很快返回了者释长老居住的小院。

    “二位,你们也听到了,江流一贯如此,他既然做出这个决定,去长安之事恐怕是不行了。”者释长老遗憾的叹道。

    “传闻中江流大师德高望重,佛理精深,和刚刚屋内那人简直判若两人,屋里之人真的是江流大师?”陆化鸣忍不住说道。

    “出家人不打诳语,屋内那人自然是江流大师,施主莫非不信贫僧?至于传言之事大都以讹传讹,不可尽信。”者释长老垂下了眼帘。

    “我们自然是相信者释长老你的,陆兄之言,长老不必介怀。方才在江流大师房中似乎还有别人,那人是谁?”沈落急忙出来圆场,然后问道。

    “那人叫禅儿,和江流是同门师兄弟,两人一起长大,禅儿是江流的贴身亲随。”者释长老说道。

    “禅儿……”沈落眉梢一挑。

    “阿弥陀佛,事情就是这样,二位施主,江流的性格专横,他决定的事情,谁也劝不动,你们是还请尽快去另寻一位高僧吧。”者释长老双手合十,诵念了一声佛号后说道。

    “此事不急,既然贵寺马上便要召开法会,我二人对于佛理很感兴趣,不知能否留下观瞻一二?”沈落目光一转,开口说道。

    “自然可以,江流性情虽然不好,讲法却极为精妙,对于我等修士也大有裨益。”者释长老笑着说道。

    “是吗?那我们一会便聆听江流大师高论。”沈落笑道。

    接下来,者释长老陪着二人说了一会话便起身告辞,去忙碌法会的事情。

    他临走前告诫两人就留在此处禅院,不要乱走,等法会召开时再去外面,金山寺内有很多禁地,严禁外人踏足的。

    沈落和陆化鸣自然答应。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六百二十四章 拒绝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