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恩怨


    黑袍人身后还有四个人并肩而立,有男有女,身上也都穿着黑袍,上面赫然有炼身坛的标记。

    四人身体半躬,对为首的黑袍修士很是恭敬。

    只是这四人的身形不知为何有些透明之感,似乎并非实体。

    在泾河龙王右侧,站着一道身影。

    这人全身上下都被一层灰光笼罩,看不清是男是女,更遑论身形样貌,非常神秘。

    而在祭坛之上则竖立了一根十字木架,上面正锁着一人。。。

    此人身穿黄袍,五官威严,只是头发花白,看起来有几分苍老之感,只是其此刻正陷入昏睡,沉沉不醒。

    “陛下!”陆化鸣看清木架上锁着的人,低声惊呼。

    “什么!这人就是唐皇!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沈落,丹阳子都是一惊。

    “那人并非唐皇真身,而是他的神魂。”葛天青突然开口。

    沈落闻言,仔细打量木架上的黄袍男子,男子身形也有些透明,确实并非实体。

    “即便是陛下的神魂,也绝不可有任何损伤,我们得设法将其救出。”陆化鸣急道。

    丹阳子,赤手真人听了这话,脸色都是一僵。

    “陆兄之意,我们都懂,如今是多事之秋,唐皇身系天下安危,我们自然应该搭救,只是那泾河龙王的实力远超我等,不可轻举冒进。”沈落急忙一拉陆化鸣,说道。

    陆化鸣看了沈落一眼,勉强点点头。

    几人矮身躲在桥下,朝祭坛望去。

    泾河龙王口中念念有词,对着木架上的唐皇虚空一点,前方虚空泛起一丝波纹。

    唐皇身体一颤,清醒过来,缓缓睁开双目。

    “李世民,你可还认得孤吗?”泾河龙王寒声道。

    “你……你是当年的泾河龙王!是你将朕摄来此地?”唐皇细看眼前之妖,面上现出惊色,但还能勉强保持镇定。

    “你还记得孤就好,当年你言而无信,让魏征斩孤龙首,地府一众更贪图富贵,偏袒于你,非但不治你罪,反而镇压孤之龙魂,日夜受阴火煎熬。天幸孤得异人相助,终于脱困而出,才有机会和你清算当年旧账!”泾河龙王眼中杀机四溢。

    “泾河龙王,当年之事朕早已和你说清,当日朕已将魏征留于宫中,竭尽所能救你,可他梦中将你斩首,朕虽贵为帝王之尊,可终究也只是凡人,如何能预料到此等事情。”唐皇说道。

    “哼!此等谎言能瞒得过其他愚人,休想瞒过我,当年之事我早已查的水落石出,是你和袁天罡合谋暗算孤王!等我先收拾了你,再去对付那袁贼!”泾河龙王张口一吐,一股黑气罩向唐皇面孔。

    冥石之桥上的陆化鸣身体一抖,便要飞扑出去。

    “陆兄等下,泾河龙王应该不是要杀掉陛下。”沈落一把拉住陆化鸣,低声说道。

    唐皇被黑气罩住面孔,两眼一翻,再次昏迷过去,并未受到其他伤害。

    陆化鸣眼见此景,暗自松了口气。

    “沈道友,你怎么知道那泾河龙王不会直接出手杀了唐皇?”谢雨欣好奇地问道。

    “泾河龙王要杀陛下,早就动手了,何必如此大费周章的将其带到这幽冥界再动手,而且其还布置这么一个祭坛,肯定是另有图谋。”沈落说道。

    “沈兄言之有理,是我太操切了。”陆化鸣深吸一口气,然后将其吐出,面上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开口说道。

    谢雨欣眼中闪过一起钦佩,丹阳子,赤手真人,还有葛天青看向沈落的视线,也多了一丝异样。

    “沈兄,那依你看来,如何才能救出陛下?”陆化鸣向沈落问道。

    他虽然勉强自己平静下来,可他此刻心有些乱,已经不适合制定战略。

    “从这几人散发出的气息看,其他几个炼身坛的人,我们还可以对付,只是泾河龙王实力超出我们太多,绝非我们可以力敌。我虽不知这些妖人是如何将陛下魂魄摄来此处,但想必宫中不会毫无察觉。陆兄,你有联络程国公的办法吗?只有请得他们援手,才有望能对付那泾河龙王。”沈落向陆化鸣问道。

    “我手中并无隔空联络师傅的法器,不过若要对付那泾河龙王,却也不是毫无办法。”陆化鸣默然了一下,咬牙说道。

    “哦,你有法子?不知是何方法?”沈落一喜,急忙问道。

    “此事说话来话长,一时也说不清,稍后你便知晓,只是我无法抵挡那泾河龙王太久,到时候一切就拜托诸位了,一定要救出唐皇!”陆化鸣看向众人,拱手说道。

    “陆兄放心。”沈落郑重点头。

    谢雨欣,丹阳子等人也答应下来。

    陆化鸣朝几人再次拱手,然后立刻闭目盘膝坐下。

    不多时,他身上泛起一层白光,一股迥异的气息缓缓散发而出。

    “这股气息……”沈落目光一动,马上回想起先前陆化鸣醉酒沉睡之后,突然爆发的情景。

    当时其身上爆发的气息,和眼前的一模一样。

    沈落正要细看,远处祭坛又起动静,他急忙看了过去。

    只见泾河龙王两手挥舞,祭坛周围的六根石柱上的苍白火焰大放,更绽放出大片白光,彼此连接在一起,凝成一个六角形的巨轮,缓缓旋转。

    “孤在此施法,真的安全吗?”泾河龙王暂且停手,转首看向身后的灰光人影,沉声问道。

    “我早已安排妥当,地府中六道轮回盘的守卫都已经换成我的人,就算调用那里的轮回之力,也绝对不会被人发现,阁下尽管放心。”灰光中人说道,声音变幻莫测,听不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那就好,等孤用轮回盘的力量,和唐皇的神魂本源之力对调,到时候,孤就是大唐皇帝,许诺的事情定然会做到。”泾河龙王这才放下来,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那我就静候龙王的佳音了。”灰光中人笑道。

    远处的沈落闻听此话,面上失色。

    原来泾河龙王将唐皇的魂魄抓来此地,竟然是为了这个原因,而且地府中人竟然和泾河龙王也有勾结。

    其他人听闻这话,也纷纷面露惊色,陆化鸣更是眉头紧皱,双拳攥紧。

    “只是此换魂秘法乃是逆天之术,需要对抗六道轮回反噬之力,需要大乘期的境界方可施展,龙王陛下前些时日和大唐官府的人交手受创不轻,境界似乎有所下降,能顺利施展此术吗?”灰光中人又问道。

    “哼!孤中了程咬金那老匹夫一击暗算,修为虽降至出窍期,可孤乃龙族,天生强横,资质远胜寻常修士,绝无问题。”泾河龙王冷声说道。

    沈落闻言,心中暗喜,原来泾河龙王真的受了伤,修为大降到出窍期,那几人合力,未必没有一线胜算。



返回列表
看大家对

大梦主 第五百四十四章 恩怨

的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